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七夕推文(其一)

七夕快乐,我今天是产不出粮了,就来推荐几篇文吧。

第一篇,是 @倾斜角 老师的中短篇,未来星际类的《引燃流星》,很配今天的日子对不对,但是里面并没有提到织女星哈。

这篇文我当初看的时候非常震撼,首先是它极其浩大的世界观和情节,这点从标题就可见一斑——引燃流星。

然后就是喻黄的角色设定:他们是流星之子,从一颗行星分割开来,成为两个个体。虽然先后相隔了八十年的时光,背负着不同的责任,在世的时候仍不断地追寻着彼此的存在,受引力的吸引,最终相遇。

他们或许可以说是双生子,却比双生子的关系还要更接近。那种前世相融的感觉不断地聚集在心,直至看见对方的眼睛。

最后,他们在战争的危难面前,都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使用自己体内的能源,消耗自己的生命,舍身为人类的未来开辟出一条敞亮的大道——这便是最令我为之震撼的。

实在是不会说,还是上摘录吧,以下是作者对他们认出彼此的一段描写

流星之子计划诞生于一百零三年前,对这个实验,外界一无所知。所有科研资料以最高机密级别封存,实验体不署名,用编码代称。

  他收敛笑意,声音变得沉了些。

  「我的编号是LX-A0,一号实验体。」

  喻文州很久没有说话。

  “在今天之前,应该说.....在用现在的名字称呼自己之前,我也有别的名字,”他报了一串数字,“LX-A1。”

  “我以为在我之前没有更小的数了,毕竟这二十年流行从1开始编号。”

  喻文州试图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像开玩笑。

  「废话,也没人会告诉586电脑在它之前有个东西叫486啊,」黄少天说,「因为那和它没有关系,它不需要知道。」

  “你是流星之子的另外一个成品?”喻文州说,忍而耐不住声音中的惊讶,“为什么你和我不是同一批次出生的?

  「被错开了,」黄少天回答,「被战争。这个实验进行了许多年,但在我诞生后战争全线爆发,甚至一度蔓延到星系内部。  参与这次试验的政要在暴动中意外身亡,没有人接手,只能叫停。」

  喻文州知道他说的都是事实。早在他出生之前,的确有过一次前所未有的大型暴动。  不少重要人物在那次事件中身亡,所涉及的机构和提案多达上百个。想来,引燃流星计划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然后我就被延期了,晚了八十多年才出生。

  「是啊,虽然很想让你叫我一声大哥,」黄少天说,「但辈分来说你可以喊外公。」

  喻文州摇了摇头。

  “不是那样的关系。”他说,“我一直在寻找一样东西,可能是人,也可能是任何形态,总之是我缺少的部分。你懂这种感觉吗?绝不是兄弟或家人之类的字眼可以概括的。

  「我懂,」黄少天说,声音忽然变得很轻,  「我也曾和你一样,在活着的年份里发疯似的寻找某个人。」

  他们都沉默了。

  寻找、牵引、融合一一可能这就是星的宿命。它是事先写好的诗篇,是刻画在DNA上的基因。呼吸、心跳、血液循环,每一个生命运动的片段都昭示着他们拥有寻找的本能,像两颗拆分的半星,在浩瀚星海中捅捉彼此。


  过程痛苦而漫长,是设有经历过的人所不能想象的。生物本能要求他们得到另一半碎片来完满自己,而时间成了最大的凶手。他们本该同时出生,却相隔了整整一个世纪。一百零三年,1.35个哈雷彗星的往返周期。亿万生命诞生又死亡,星球移动,引力崩塌。


然后最喜欢的一段是这个

还有十秒。

喻文州想起数年前看过的书,扉页上摘抄

了两行字句。

九,八,七,六。

“他们一声声叹息着,哀唤着,走向永远

的沉论;

而世上鲜花会盛开,壮丽不朽的事物会接

踵而来。”

五,四。

三,二,一。

来吧,他在内心小声呼喊。

让这颗流星灼烧起来一-引燃另一颗更大

更浩瀚的流星。

这绝对是HE啊朋友们!!快去看吧!!千万不要错过这样的绝世好文鸭!!倾斜角老师的文字真的非常棒!!!

最后,可以听一下镜音双子的《双子座》,我觉得很配!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