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坏孩子不配拥有喻文州

可以当做是《剑圣养成计划》的番外,虽然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写完…

“少天……”喻文州无奈地拉开黄少天抱住自己腰的两只手,“别闹,我在工作。”

“唔……”黄少天反而抱地更紧了,整张脸都埋在喻文州的后背,发出可怜兮兮的拟声词。

喻文州坚持道,“真的不行,少天。”

“文州……”黄少天蹭了蹭他撒娇,头发弄得乱七八糟。

喻文州拿这样的黄少天最没有办法,转头对还没有到他肩膀的少年说:“那你先去洗澡,然后我再和你商量,好不好?”

黄少天犹豫一下,点了点头,却仍旧不撒手。

“说好了哦,你、你要是骗我——”

“少天,我几时骗过你?”喻文州打断他,顺势把黄少天的手拉下来,转过身看他发亮的眼睛。

黄少天闻言露出个笑容,眼里满是喜悦的光。“好,我马上就回来!”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迅速钻进浴室的背影,叹了口气。

黄少天会有这样放软的姿态,是由于他想要和郑轩他们去爬夜山,但是喻文州不放心他们的安全问题所以不同意。

要说这黄少天,皮是很皮,但是面对喻文州的时候就不敢撒一点谎,就撒娇磨到喻文州同意。

该说好还是不好呢,喻文州也无心工作了,放下铅笔将稿纸收进抽屉。

黄少天正是少年,做什么事都风风火火,这才没一会儿就从浴室里出来了,头发还滴着水,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就要和喻文州讨价还价。

喻文州微皱眉,“少天,这样会感冒的。”

“啊没事没事,文州我们谈正事、”

喻文州却起了身,绕到客厅取出吹风机,插上电给黄少天吹头发。

黄少天见喻文州坚持,又被他修长的手弄得很舒服,干脆聊起在学校别的事。

黄少天的嗓门在喻文州领养他之前就见识过了,和吹风机的声音不相上下,从早上看见方锐扣子扣错了讲到苏沐橙哥哥又给她买了小说,再讲到晚上坐公交前看见一只很可怜的狗在舔伤口。

喻文州关了吹风机,单手给他顺了顺浓密的头发,然后开始缠吹风机的线。

黄少天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盯着喻文州看。

“讲完了?”喻文州抬头看他一眼,把吹风机放到黄少天床边的柜子上,“那我们来谈谈?”

黄少天把腿盘起来,认真又期待地点点头。

喻文州拉过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下,先露出个温和的笑容,问他:“谁提出要去爬夜山的?”

黄少天眨眨大眼睛乖乖回答:“方锐。”

“还叫了谁?”

“郑轩、周泽楷、孙翔、张佳乐……”黄少天掰着手指数起来。

“还有呢?”

“还有……苏沐橙、戴妍琦……好像,没了吧……”

喻文州点点头,“他们问过家里人了吗?”

“应该……都问了吧……”黄少天不确定地说。

“那有大人陪同吗?”喻文州提出关键问题。

黄少天迟疑地摇摇头。

“你看,这就是事情的关键所在了吧,少天。你们还是孩子,这么危险的活动还有女孩子,怎么能没有大人陪同呢?”

黄少天领会喻文州的意思,点点头,然后突然直起上半身扑向喻文州:“文州我错了!我不该不叫大人陪同!那你陪我们去吧!”

喻文州扶了一下突然扑过来的黄少天,笑起来:“那你就别打扰我工作,这样我周末才有空和你们一起去啊。”

黄少天不肯起来,把头埋在喻文州的肩窝,像小动物一样蹭了蹭:“文州你真好!”

黄少天的头发弄得喻文州有点痒,顺着他的背摸了摸,喻文州才说:“少天,别逞强,这个姿势很难受吧……”

黄少天确实很难受,只是觉得要表示一下自己的感激所以憋着,被说破了他就干笑着离开喻文州的怀抱,说:“那、文州你也别工作太晚,我明天起来给你做苹果奶昔!”

喻文州点点头,说好啊。

临走前喻文州顿了一下,问黄少天:“我周末一般都有加班,你怎么不瞒着我去?”

坐床上准备睡了的黄少天听了有点懵,随即又笑起来:“那不就是坏孩子了嘛!文州你这么好,坏孩子才不配拥有你呢!”

明明是冬日寒冷的夜晚,喻文州却像是拥有了一颗发着热小太阳。

评论(7)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