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宗教风云 上

立个天天生日一定写完的flag
限流好厉害,不要脸地求推荐
8120年了,请相信科学(

00

21世纪的三十年代,第二次科技革命开始,科技文化度实现了历史性的重大飞跃,全球百分之八十的地区摆脱了落后的生活方式,不仅实现了人工智能的全覆盖,还有最新引力波技术的投入实用。

导致第二次科技革命轰轰烈烈开展的某项科学理论,上升到了从未有过的历史高点,一些唯物主义者高举科学的旗帜成立新教,俗称科学教,而传统宗教被统称为旧教。

在这样科技飞跃的大背景中,一方面,选择信仰科学教的人数迅猛增长,其中以中国的人数为最盛;另一面,信仰传统宗教的人数逐年减少,多数旧教堂被拆除,建立起科技馆,引起了旧教徒的不满。更有一些新教徒,在全球范围内对还旧教徒进行劝说入教。始终坚持传统宗教的人士与科学教的矛盾也随之愈演愈烈,一触即发。

终于,在一位新教徒K对一名旧教徒X劝教失败,而用高科技武器将其杀害的事件为导火索,新旧教的冲突全面爆发开来。其中,该事件的发生地中国,内部两教的冲突尤为尖锐。

各宗教纷纷联合起来,共同抵制新教对旧教徒的强制劝教。多数新教徒也坚持尊重生命的态度提出质疑,与旧教徒一同等待对K的公开审判。

不料,审判当日,K非但没有出现,反而被信仰新教的高层宣布无罪释放。

紧接着,中国科学教主与K会面交谈的视频被曝光,导致群众的反抗运动规模成倍地扩大开来。一直对宗教问题持中立态度的政fu,这回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也不得不对国内的科学教进行了“指导”。

中国新教主被迫下台,然而K却在一些异端分子的协助下潜逃。在对K的全面搜捕同时,当务之急是要稳定混乱的科学教,重新推举出一名教主。

而在众说纷纭中,被视为最佳人选的,则正是提出新理论,使得第二次科技革命迅猛展开的科学家——喻文州。

01

黄少天拿着徐景熙找来的资料迅速浏览了一遍,这位科学家的私人信息保密程度极好,要想了解这个人的品行能否胜任新教主的位置,还是需要登门拜访一趟。

“黄警,”宋晓拿着电话,转向黄少天小声报告,“喻先生说他的家里不方便会客。”

黄少天皱皱眉,“那就约个保密程度比较好的地方,餐厅也行。”

宋晓点点头,对着电话说了一个地址,对方欣然答应。

魏琛从办公室里出来,看见黄少天站一边让宋晓打电话,过去就要给他一拳。

“干什么啊魏老大!”黄少天灵巧地躲开,抱着头不满地控诉:“我不是在执行任务了吗!”

“臭小子!还和我顶嘴!亲力亲为不知道吗?从细微之处才能更了解一个人知道不?”魏琛把帽子摘下来,“真是白教你了!”

黄少天皱着张脸,一脸丧气。因为找不到K的下落,刚刚在办公室他就已经被批了一通,随后接了个奇怪的任务,出来竟然还要被训。

“黄少天,你不要以为这个任务很普通。这个人,可是关系到未来社 会局势、新旧教矛盾变化的重要人物。上层不方便,才特此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你给我打好精神了,好好完成这个任务,不然有你好受的!”魏琛见黄少天一副奄奄的样子,严肃起来教导他。

黄少天听了这一番话也认真起来,立正站好,行了个礼:“Yes,sir!”

魏琛呵呵笑起来,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补充一句:“记得必要时刻再亮出身份。”

02

黄少天再次扫了一遍眼前这个发型中分的温和男子,在心里给他在基础印象分上又加上几分。

“现在局势紧张多变,不知喻先生对新旧教的冲突是怎么看的?”黄少天伪装成记者,故意把话题引到社会上,适时地投出了这个关键问题,抬眼直视那双纯黑色的眼睛。

喻文州微微笑了笑,慢慢回答:“中世纪时期的西欧,人们从愚昧中觉醒过来,不满宗教对与人们精神世界的控制,从而进行了抗战。现在不过是反过来,人们不满科学对精神世界的控制罢了。其实在近代科学刚刚兴起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科学万能论,时至今日在科学理论普及的背景下,科学教才扩大开来。所以新旧教之间起冲突,是随着时代前进历史发展,必然会经历的一个阶段。”

黄少天露出了笑容:“那喻先生您反对科学进步吗?”

喻文州摇了摇头:“科学进步和信仰宗教并无矛盾,信仰是人们的一个精神寄托,而科学进步则能使人们生活更加便捷。就像,我可以在看佛经的同时享受着智能机器人给我泡的下午茶一样。人是脆弱的,所以信仰就支撑着人们更加积极向上地存在于世,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人是坚韧的,认识到科学,让人类在历史中不断地前进。所以这两者不仅没有矛盾,反而隐隐直接存在着互补的联系,促进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

“网上有种说法,当今的局势您要承担至少一半的责任,你认为他们说的对吗?”

他笑了起来,并不觉得这个问题尴尬:“可以说是对,但也不对。”

“怎么说?”黄少天好奇道。

“客观上我是没有责任的,我只是在文明的进程上最先发现并提出,就算我没有,也迟早会有人提出。但在主观上,我的确在一些人的心中需要承担责任,毕竟提出的人恰好是我。”他整理了一下袖口,“这其实就是新旧教矛盾的一个缩略点。”

黄少天点点头,决定抛出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您做了新教主,您会怎么做呢?”

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答不对题:“现在像黄先生这样,会去特地登门采访的记者还真是少了呢。”

黄少天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猜到的,可能是一开始,也可能是因为黄少天实在不像是个记者。他从口袋里拿出警察证放到桌上推到他面前,说:“很抱歉欺骗了您,只是这些问题必须得到真诚的回答,但请您相信我绝无半分恶意。”

他顿了顿继续说下去:“您也知道当今社会的变幻的局势,K尚未被正法,新教内部混乱,所以政fu从人民内部和谐生和整个国际稳定的层面出发,希望您能在当任新教教主后配合政府的一些方针,对思想偏激的新教徒进行良好的精神引导……”

“不好意思,”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话,表情波澜不惊地继续道,“我并没有担任新教主的意愿,所以,以上不管是您私人,还是代表政fu发出的请求,恕我无法做出答复。”

黄少天愣了好一会儿,胸口梗着一句操,很想打爆眼前这个依旧保持礼貌笑容的人头。

但他并不能这样做,他吸了口气,回想起自己始终忘记了一个关键问题。

“你不信科学教?那你早说啊!你一个科学家还信基督教不成……”黄少天最终还是没忍住,撕破了自己一本正经采访的假面,气急败坏道。

喻文州依旧和善地看着黄少天,他发泄完后也有些尴尬,自己说错的话恰好是刚刚喻文州回答过的问题——信仰和科学,两者并无矛盾,科学家怎么就不能信基督教了?

“黄警官,您不也不信科学教吗?”他缓缓抛出一个反问句。

黄少天沉默一下,对他的反问笑了笑:“心理学判断?”

“前段时间空闲下来看了点书而已,一些简单的表情推测的,看来是恰好猜对了。”喻文州微笑一下。

推测个屁啊!还简单!你直接说天才学什么会什么不就好了!

黄少天耸耸肩,注意到斜后方的玻璃反了一下光。

“此外,黄警官还是无神论者吧?”

我是不是重要吗?你可以直接说你是不是吗?能别再判断我了吗!!

“你信什么?”黄少天把杯子推开,收起了警察证。心里又在疯狂地吐槽,请学习一下我啊,别那么多弯弯绕绕地玩心理好吗!

喻文州如他所愿地学习了,虽然依旧是用了心理学,“您又信什么?”

“我?我什么都不信——”黄少天起身,在危险来临前的毫秒间,伸出了手隔着方桌拽住喻文州,把他和自己一起拉倒桌底,躲开了激光枪的偷袭。

黄少天取出藏在腰后的枪支,轻声把话说完:“我只相信我自己——”

“现在听我指挥——3、2、1!就是现在!往出口!跑跑跑跑跑!”

身后应该是桌椅倒下了,紧接着玻璃撞到坚硬的地面,一片哗啦啦的清脆响声混着枪声,形成了一曲交响乐。

喻文州没有时间回头。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