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电台节目(上)

她最近喜欢上了一档电台节目,主持的其中一个很能说话,另一个很会说话。明明只是两个人,讲的也都是些日常,却总是让人有很热闹的错觉。

“听什么?笑地这么开心?”身后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和嗓音。

“哦,喻医生,”她抬起头,摘下了耳机,“我在听电台。”

“是吗,我看你气色不错,最近情况好些了吧?”喻文州坐到她的面前。

“好些了,药也有按时吃。偶尔心情低沉的时候,我就听这个电台。”她眨眨眼睛,抿嘴笑起来。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看来这个电台做得真的很不错,能分我听一下吗?”

“当然可以,”她想了想拔掉耳机,然后调高声音,点下了继续开始,“这个节目很有意思的,叫《鱼你有关》,我原本还以为是介绍鱼的,没想到那个主持说原本这个节目应该叫什么都讲,因为他们什么都讲……”

喻文州听到节目名字时怔了一下。多么巧的事,他的抑郁症病人,在听他和少天的节目。

听到熟悉的声音从扬声器传出来,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大概以后都不会更新了吧。

“诶,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喻文州朝她摇摇头,她却自己笑起来说,“一定是被黄少影响的。唔,更新了,我们从新的一期开始听吧!”

“什么?”喻文州讶异道,少天还在做这个电台节目?

“嗯?怎么了?”她疑惑地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却已经在凝神听电台了,眉头微微地皱起。

「Hello,大家好!我是黄少,他是一碗粥!哈哈哈,你别这副表情嘛,你应该习惯了呀!」

「没事,少天。大家晚上好。」

「咳,我们《什么都讲》今天就来讲讲砍价的学问!」

「少天,是《鱼你有关》。」

「哎呀没关系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观众朋友们啊,我们在讲讲价的学问前先讲今天的一个事!我今天去西市买带鱼,那个老板厚,竟然给我缺斤少两!我当场就看出了他的小动作!把他的肮脏行径公之于众,带着文州转身就走!大家以后买海鲜不要去那家哈,就,G市的西门市场,那家店叫什么来着,我想不起来了,哎这种店谁要记住它的名字啊,文州你还记得不?」

「就叫西门海鲜店。」

「哦,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大家记好了啊,别去!让我们联合抵制缺斤少两的黑心商家!」

「少天,没那么严重……」

喻文州越听越心惊,他不记得自己和少天去过西市,他更是和黄少天已经断了一个月的联系。

她听着笑起来,喻文州想了一下起身抱歉地说自己要去打个电话。她点点头表示理解,犹豫了一下说:“喻医生,你是不是认识黄少?”

喻文州顿一下,点了点头:“怎么看出来的?”

“你的表情很不对劲啊,”她说,“平时看你好像都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刚才却是明显很惊讶呢!”

喻文州笑一下。

“里面另一个人是你吗?声音好像呢。”

喻文州慢慢地眨一下眼,说:“以前是我。”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做个手势,走到阳台拨出电话。他望向欲雨的天空,手机里一阵忙音,没有人接通。

临走的时候,她叫住了喻文州,交给了他一封信,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黄少收。

“原本发邮件也是可以的,但总觉得还是用笔写出来的文字才最能表达我的感谢。喻医生,能麻烦你帮我转交给黄少吗?”

喻文州把信接过来收好,然后温柔地和她说:“我一定给你尽快送到。”

她微微红了脸:“不用那么急的,喻医生那么忙,方便的时候帮我送到就好了。”

喻文州向她笑笑:“再见,我一周后再来看你。”

#

空气中的尘埃飞扬,楼梯的扶手掉了油漆生出锈迹。喻文州停在门前,对了一下手中字条上写着的地址,没有错。

因为没有门铃,他曲起右手的指节,敲了敲微旧的门。

隔音效果不太好,喻文州听见一阵乒乓作响,然后黄少天的声音穿过门板:“文州,去开个门呗,我腾不开手!”

黄少天口中的“喻文州”似乎是应了一声,脚步不急不缓地靠近门口。

喻文州看了看手中的信封,颇有种“我倒要看看你这冒牌的喻文州是什么个来头”的意味。

“请问是哪位?”

喻文州皱了皱眉,这声音,几乎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他想了想回答:“送信的。”

门咔哒一声被打开,喻文州退后半步,看见的却是黄少天的脸。

“麻烦了。”黄少天保持着礼貌的笑容,让喻文州觉得他的表情陌生又熟悉。

喻文州没有把信递给他,站在原地浑身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一般。

“怎么了怎么了?”黄少天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你就是送信的?诶你穿得不像啊?邮政不都是穿绿绿的吗?喂你怎么都不应一声啊?把信给我啊!你不会是来捣乱的吧!看你人模狗样的,不会这么幼稚吧!”

“少天,过分了。你好,请问你真的有事吗?”礼貌又生疏,喻文州想起来是为什么熟悉了,那是他一贯的表情。

“是不是来推销的啊?我们不买保险也不买什么天山雪莲!你卖什么我们都不买的!哇,文州他都不说话的,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推销还这么沉默的!”

“少天……”喻文州紧皱眉头,心里已经给黄少天的症状下了一个判断。

“你不记得我了吗?”喻文州听见自己干涩的喉咙发出声音。

“……”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嘴终于消停了一会儿,然后说,“你谁啊?”

“我为什么要记得你啊?”

在学名上,这叫解离症,也就是大众所说的,人格分裂症。

tbc.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