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拥抱

喻文州今天的比赛输了。

黄少天急得在家里团团转,又是打电话求救,又是上百度搜索怎么安慰心灵受伤的人。

苏沐橙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喻队你还放心不过吗?”

“不放心啊!当然不放心!”黄少天一屁股坐在地毯上,“文州也是人啊!而且是我喜欢的人!”

“嗯,那你不要主动提这个事,就顺其自然。”苏沐橙思酌一下回答,“看实际情况怎样再定,如何?”

黄少天抓抓头发,含糊地嗯一声,算是接受了这个建议。

喻文州得好一会儿才能回来,黄少天眨眨眼,又爬到电脑前面开始百度。

但看了半天黄少天其实什么也没看进去,他脑袋放空地干坐了一会儿,伸手关掉了电脑。

“白斩鸡……白斩鸡,文州喜欢吃白斩鸡……”黄少天系上围裙在厨房里忙碌起来,摸了半天水都烧开了,他才发现冰箱里没有生鸡了。

锅里的水在沸腾,不停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溅出来的水落入蓝色的火焰里,立马蒸发成水汽融入空气。黄少天带着火气,动作有点粗鲁,两步过去关掉了煤气,一时间有点想流泪。

他怎么什么都做不好呢?他什么都做不到。

喻文州却在这时候回来了。

他关上门,换上常穿的拖鞋,走到客厅把外套放下。

“少天?”喻文州走向呆站在锅炉前的黄少天。

黄少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都是同样骄傲的人,骨子里都留着渴望胜利的血。

“怎么了?”黄少天一声不吭,喻文州自然发觉了他的不对劲,柔声问他。

黄少天抿抿嘴,怎么还变成了文州来问他这个问题了?文州本来就难受他还这一副奄奄的样子,文州得多糟心啊!他得打起精神来!

“……文州,”黄少天背对着喻文州吸了吸鼻子,“我们去外面吃白斩鸡吧,家里没有了。”

家里怎么能没有了呢?还要让文州再出去一趟,多累啊!黄少天又有点生气起来。

喻文州轻轻抚一下黄少天的背,让他消消莫名其妙的气,然后把他扳过来正对自己。他的目光落在黄少天的微红眼眶上,他伸手摩挲一下他的脸,“怎么这么难过?”

“我当然难过……”黄少天握住他的手,样子看起来有点委屈,“你明明那么好,是全世界最好的!别人怎么就都看不见——”

“少天,”喻文州打断他的话,把他的手拉下来,认真地看着他黑色的眼睛说,“我只需要你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你自夸,不要脸!”黄少天憋半天却蹦出来这么一句话,把喻文州逗地笑起来。

“明明是你先自己夸我世界第一好的,怎么,还不许我承认了?”喻文州实在是想亲亲他的脸。

“不许,只能我夸你。你要这样回答我才对,”黄少天说起夸自己的话也不脸红,眼睛闪烁,“不,少天,我不够好,你才是世界上最好的!——懂了吗?”

“可你不安慰我就算了,怎么还骂我不要脸?”喻文州跳过这个话题,压低了声音,一副好像真的很难过的模样。

“你要我怎么安慰你?”黄少天从善如流地问他,刚刚苏沐橙和他说顺其自然简直是废话好吗!

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松开了他的手,朝他张开双臂,微笑着看他。黄少天意会,一步清除他们之间还留着的那一点距离,抱住了他。

他们脸贴着脸,胸膛贴着胸膛,彼此的心跳回响在耳边,他们默契地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就能明白彼此在想什么。

不管是难过还是沮丧什么的,都没有关系哦,只要一个拥抱就可以了。

“走吧走吧,去吃白斩鸡!”抱地有点久,这就有点太腻歪了吧!黄少天伸手推了推喻文州,但对方显然没有手的意思。

“喂……”

“少天,让我再抱你一会儿吧。”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说,“明天我会接送你的。”

明天必定是艰难的一战,但他却没有说你一定要赢或者怎样,而是说自己会一直陪伴着你。

“嗯,”黄少天把头往他的脖子里埋了埋,眼泪濡湿了他的衣领。“对了,文州,我忘记和你说一句话了。”

“什么?”

黄少天牵起嘴角说:

“欢迎回家,文州。”

你是我们的骄傲。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