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圣诞10H/24H】夜曲ABO+R18

  • 圣诞快乐,我的喻黄女孩们,5000字的车收好*^_^*


“他们的目标还有谁?”喻文州微蹙着眉,指尖敲打着方向盘,“只有他们吗?那应该没有问题,相信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处理好……他这边有我看着了,你去查一下内情。”

一辆车遮了他一直往外看的视线,他伸手按住蓝牙耳机,侧了一下头,嘴里说着:“行。然后再帮我查个人——”

黑色的小车终于过去,原本在露天咖啡厅藤椅上的人却不见了踪影,只有喝剩了一半的果汁孤零零地留在圆玻璃桌上,里面的一根吸管随着风摇摇欲坠,最后只转了小半圈,就像他将出未出的半声叹息。

“——不,没事。资料等下发给你。没关系,慢慢找,也不是很急。”喻文州挂断电话,又是往车窗外看了一圈,仍是不见那个身影,只好无奈地准备驱车离开。

这时,敲击玻璃的声音在左侧响起。

喻文州降下车窗,外头阳光的味道就飘进了车内,眼前的年轻男子笑了笑,说:“先生,能搭辆便车吗?”

喻文州点点头,开了车锁,盯着他笑说:“上来吧。”

 

他安静地跟在喻文州身后,黄色的发色被灯光照着泛出一层金边。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扫过过道上的装饰画,等着身边人开门。

“有几间空的客房,你想住楼上还是楼下?”不等他回答,喻文州又说,“楼下吧,楼下的有带浴室。你要住多久?”

他慢慢把视线转回来,瞥了一眼门牌号,这才落于喻文州按着密码的侧脸,开口问他:“你家有人吗?”

门开了,喻文州抬头看他一眼,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这个问题倒是微妙,怎么刚才不问,还要等到现在。

“如果有呢?”喻文州似笑非笑地说,推开门走了进去。

 

那就是没有了。其实就算有,黄少天也不会惊讶,像喻文州这样长得帅、看起来又温柔多金的Alhpa,怎么说也该有不少Omega追着想让他上。

不过没有总是比较省事的,有的话,倒也不难解决——“我会让他闭嘴。”

这是他的回答,冷淡与不屑都是刻在骨子里的。

黄少天跟进去,对上喻文州回头意味深长的笑,反手推了一下门,在震动声中逼过去:“我不睡客房。”

“嗯?”喻文州还是笑,游刃有余的样子,真是让人烦躁。

“我说了,我是来搭便车的,”黄少天把喻文州推到墙上,两眼富有侵略性地盯着他,像是野兽抓住了猎物,:“你要么乖乖给我上,要么——唔!”

喻文州掐了一下他的腰,随后搭在他的腰间暧昧地揉了揉,霎时释放出强势的信息素让本来就快要到发情期的黄少天软了腰。他勾起眼前人尖俏的下巴,偏一点头欣赏他裹了水光的眼睛,低声问:“谁上谁?”

黄少天瞪他一眼,上手揪住了他的衣服稳住身子,“若我不是特殊时期,你看到时候谁上谁。”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121530




评论(36)

热度(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