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水瓶座的追人法则08

NO.7喜欢的人失恋了,约我去海边散心,我该怎么安慰ta?


——握着他的肩膀,大声地告诉他你的爱,然后强势地拥抱他,告诉他还有你在!如果他不从,就把他丢海里/扛起来带回家办了!


海浪冲击着礁石,喻文州的话冲击着黄少天的大脑,他还保持着回身看喻文州的动作,晕晕乎乎地点点头,又大力地摇了摇头。


点头是隐约感觉到了,摇头是不能肯定。


“没关系,你现在知道了。”喻文州轻轻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黄少天愣在原地,对已经走在了自己前头的背影眨了眨眼,等等,这不对啊……


“喂,你走什么啊?”黄少天追上去,觉得一定也没有被追的真实感。


“不是你说要走走散心吗?不走还和我干等着看日出不成?”喻文州转头开玩笑。


“走走也不一定是字面的意思啊!你说完这种话,问也不问就走,会让我怀疑你在开玩笑好不好!”黄少天不满地嚷嚷,用鞋踢起沙子。


“也是你说的我比较不一样啊。”喻文州道,“我是水瓶座嘛。”


“喂喂,你在撒娇吗?”黄少天听了后半句笑起来,“那你可不可惜你是水瓶座啊?”


喻文州摇摇头没接梗,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在意昨天,你和那个女生……”


“哎呀,别提了,”黄少天抓抓脑袋,苦恼地说,“这个小没良心的死女人,亏我吃饭吃到一半跑去救她!她倒好,一点不领情!而且还被拍了还怪我,说我坏了他的名声,我才是受害者啊好不好,现在论坛都传成什么样了,还情深意重的苦情戏都出来了,从来都是我甩别人轮不到别人的好吧!”


黄少天一句别提了就连珠炮下去,吐槽一堆全倒给喻文州,听得他有点懵。


“等等,你停一下,”喻文州打断他,微蹙了眉,“你的意思是说你没失恋?”


“没啊,我有喜欢的人我怎么不知道?”黄少天吐槽说,转了转又皱了眉,“不是吧!你还真敢信论坛上的话啊?靠,到底谁拍的照片啊,这么缺德!他最好永远不要让我知道,不然天哥我弄死他!”


“嗯,弄死他。”喻文州附和到,脸上的笑再藏不住。


“你笑什么啊!”黄少天气急败坏,“看我现在走路上多少人跟看傻子一样看我,我哪有那么可怜啊——”


“少天。”喻文州停了脚步转过来,一手拉住黄少天的胳膊。


“嗯?”黄少天懵逼地转过来,听见喻文州轻声说:“我喜欢你。是真的。”


喻文州这双桃花眼有毒啊,怎么那么好看?黄少天不着边际地想。


这次是正正经经,好吧也不算什么正经事,反正这么直白的话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就是让人忍不住脸红。


他的脸靠的太近了,黄少天想退开一点,却被他的手按住肩膀而定在原地无法动弹。


“嗯、我知道啊,你……你松手……”但喻文州无赖得不放,甚至凑的更近了。


要死啊……黄少天恼羞成怒,瞪着他说:“你干嘛啊?”


“我说我喜欢你,”喻文州慢悠悠地说,“少天的答复呢?”


“……你不是不需要问吗!”黄少天别开脸说,“你不是最不一样的水瓶座吗!”


“我没这么说过,”喻文州否认,“你讨厌我吗?”


黄少天毫不犹豫地点头,“我超讨厌你——你快放开我!——”


“那就没办法了……”喻文州小声说。


所以喻文州要松开他了吗?黄少天心中一喜,没等到喻文州的后话又怕他是伤心了,转回头要安慰他。


却撞进一双深情的眼里,成为其陷阱里的猎物,被吻住了唇。


“那让你再讨厌我一点也没关系了——”他是这么说的。


黄少天的眼前炸开一朵烟花似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喻文州的嘴唇这么软,第二反应喻文州竟然骗人我竟然上这种当,第三反应我还没同意怎么就给亲了啊!!


反正最后喻文州松开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放弃了无谓的挣扎,对喻文州这种耍起赖来没脸没皮没人设的人,他是斗不过的……


“所以说你是去英雄救美,还是前女友?”喻文州问。


“差不多,多加几个前就好了。”黄少天懒得解释了。


“……帮很多个前的女友赶走了个欺负他的男人?


“……你这话有歧义,应该是帮了有很多前的前女友赶走了了她的前男友,然后好言相劝却被狼心狗肺地嫌弃了。大概这样。”


“……这么多个前,还联系啊,还有几个联系?”喻文州在线吃醋,吃得黄少天斜眼看他一下。


“这个比较特别嘛,我当时小不懂事,说了要一直保护她的。”黄少天说,“吃醋啊?”


喻文州无视他的问句,刨根问底:“你现在很老吗,还当时小?”


“小学三年级不算小吗?”黄少天反问。


“……你这么小就到处拈花惹草,”喻文州摇摇头叹息,“那你怎么不直接说初恋?”


“初恋是幼儿园大班。”黄少天想了想回答。


喻文州:“……黄少天你以后给我等着。”


“等什么啊!我可还没答应你呢!给我逞什么威风!”黄少天梗着脖子说,“开始不是还清高不需要答复吗,现在要了那我就偏不给你答复!”


“刚才又不一样……”喻文州心累地说。


“哪不一样了?哦,我知道了,你信了论坛的话,以为我有喜欢的人是不是?以为我找你这个备胎出来哭诉,所以就算表白了我也不会答应你,所以干脆没要答复对不对?”黄少天太聪明,一下子全部猜了出来,喻文州只好点点头。


“哼,”黄少天拍拍他的肩膀说,“答复嘛——会有的,只是请喻文州同志继续努力争取!”


“少天,你能叫我出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就算只是做一个被你倚靠的备胎我也很开心了。”喻文州看着海面说。


“哦,”黄少天看破他的苦肉计,“那你就继续做备胎吧。”


喻文州无语凝噎,懂不懂回话哦?他小声说:“亲都亲了……”


“亲了就要在一起啊,那我亲过楼下的小狗呢,不是早就要在一起了?”黄少天疯狂吐槽。


“少天,”喻文州考虑良久,放出了最后一招——他翻身把黄少天按倒在沙滩上,一手撑在他的耳边,另一手替震惊的黄少天把额头上的碎发撩开,阴影落在他的身上,他盯着黄少天的眼睛,说:“你拒绝不了我的。”


“你这人!……”黄少天脸涨地通红,无处可逃地落进他眼里,深出一口气,横心闭上眼,一把揽住喻文州的脖颈,将他的头拉下来,吻住他的唇。


剧烈的心跳声,就是他的答复。



“妍琦,你过来一下。”喻文州向戴妍琦招招手。


“嗯?”戴妍琦见喻文州手里拿着张A4纸,以为他要自己带给王杰希,结果走近了,喻文州却把那张纸放在了桌面上,打开手机把上面的问答指给她看,带回家办了的回答简单粗暴。


“这个,是你吧?”喻文州笑眯眯地问。


“呃……”戴妍琦一瞬间僵住了脸,下一秒正色道,“喻老师,我还能害你不成!”


看她一副严肃的表情,喻文州忍不住笑出来,毕竟上次杜明病急乱投医的时候,也是戴妍琦给他出了类似的追人法则,结果……自然是杜明再也不相信简单粗暴能解决问题了。


“喻老师,我真的是为你好,要不是我把手机抢来,杰西卡会长就要回答说安慰黄少多喝热水了!”


喻文州的笑容僵在脸上,“之前都是他?”


戴妍琦点点头,“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喻文州把写了印了待定赞助商的企业列表递给戴妍琦想让她给王杰希。


“我一直在想,我一个宣传部组长,”喻文州想了想又把那张A4纸收回起来,对折几下放进包里,说,“为什么要去帮忙拉赞助?”


戴妍琦楞楞地点头。


“所以让王杰希自己去吧,我和少天还有约,走了。”


喻文州拍拍屁股走人,可去他妈的追人法则吧,毕竟他现在已经追到了。


FIN.


老王,没错,就是老王发的哈哈哈哈,番外不知道有没有,有的话大概就是由喻王二人互怼晋升为喻黄怼老王,嗯,庙药大旗给我立起来!


评论(9)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