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再见新世界

  • 是来自新世界的后篇

 

一天早上睁眼醒来,蓦然侧耳倾听,远处传来鼓声。鼓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从很远很远的时间传来,微乎其微。听着听着,我无论如何都要踏上漫长的旅途

         ——村上春树

 

/

 

他总在梦中听见海潮的声音。

 

眼前的那片碧蓝如一整块轻软的丝绸在随风轻摆,漂浮在上头的泡沫被母星照地闪闪发光,而细长的浪花既似是点缀在丝绸上的白色花边,又似含羞少女的舞步,一下靠近海岸又一下远离。

 

金色的海岸线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潮涨潮落的声音充盈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当然,还有一个像海一样的男人站在他的身侧。

 

那人背着光,使得他看不清他的面目。

 

但他知道他是在笑着的。

 

是梦的作用吗?明明那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却让他安心又放松。

 

咸腥的海风萦绕在鼻尖,他们的发丝被风吹乱散在空气中,像是要大声呼出什么。

 

他侧过头看他,对上了一双纯黑色的眼眸,深邃地像是藏着星子的宇宙。

 

奇怪。他是从没有见过星星的,怎会以此作比?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认为那人的眼里,是从深蓝色天空坠落下来的星屑的微光。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他应该这么问。

 

但梦中人温柔又可靠,纵使他醒来后下多少次决心,一进入那美丽的梦境,所有疑虑就都因此烟消云散。

 

语言在此失去了作用,他们仅是肩并肩站着,迎着湿漉漉的海风,保持着默契温馨的沉默。

 

某个寂静的深夜,他似乎是被这个梦唤醒,恍恍惚惚间听见潮水涌动的声音。他慢慢睁开眼从梦境中抽身,自己仍是躺在床上,面对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但远远的、远远的,隐约有海浪的声音传来。

 

他凝神听了一会儿,精神放松下来,海潮声反而慢慢清晰起来。伴着这样熟悉的声音,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双坚定又虔诚地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记忆里?

 

他轻轻地呼吸,闭上眼陷入一片混沌之中。海潮声从四面八方涌上来拥住他,像是自灵魂深处而出的回响。

 

渐渐地,他被爬上神经末梢的困意迷糊了意识。

 

但他很清楚,等醒过来以后,他要应着那催促声整理行装,踏上旅途。

 

他要找到那片海。

 

更要找到那个人。

 

//

 

辛苦了。来接班的张新杰向喻文州点点头打招呼。

 

喻文州摇摇头,转了转笔说,昨晚数据明显有两次较大的波动,原因暂时不明。还有一些正常的小波动,具体的记录放在你桌面上了。

 

好,我看看,他点点头说,你先回去休息吧。

 

嗯,那我先走了,有事联系我。喻文州说。

 

///

 

当喻文州踏出研究所第一步,母星温暖的光穿过大气落到了他的肩上。

 

是个安静美好的清晨,软风吹动枝叶,引起一阵像喁喁私语一般的沙沙声。他牵牵嘴角,抱着一本书往宿舍楼走。

 

在特雅尔星球这个低调的小星球上,人们过着平稳而安定的生活,全球百分之四十的财物都投入在了研发宇宙空间装置上。

 

三十五年前,特雅尔星人为避免卷入愈演愈烈的星际之战,研发出了史无前例的星球隐形装置。但二十六年前,银河系内一颗叫地球的星球的陨落,让特雅尔星人再度陷入了不安之中。

 

这个自诩为运行轨道十分安全的地球,最终还是遭受了一颗战争中失控的小行星的撞击而毁灭了。

 

特雅尔星球会步入其后尘吗?谁也无力保证。于是,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在各洲洲长的多次会议讨论下,特雅尔星球球长宣布——将不计任何代价投入资金研发空间跳跃装置以备不时之需,在福伽洲设立研究总部,各大洲设立分部,积极鼓励人才参与。

 

而喻文州,就是洛亚洲分部的一名研究员。已负载了隐形装置的特雅尔星球,还能再创造出一个奇迹吗?在这个宇宙的小角落,或许还差一名天才伟大的诞生。

 

////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是黄昏时分,朦胧地记着梦里那场盛大的烟花晚会与照亮了半片天的流星雨。

 

可特雅尔星球是见不到流星雨的。

 

由于隐形装置的使用,天空永远是灰蒙蒙的半透明态,只有母星这种程度的光才能继续照耀着这个星球。也就是说——人们失去了星星。

 

或者说,生活如常,人们只是失去了几位诗人。比如喻文州的出生就不仅意味着特雅尔星多了一位公民,也意味着又一位记录星光之美的诗人的失去,更何况是流星雨这样的盛景。

 

可自能记事以来,他就在反复地做着这个的梦——漆黑的天空绽开美丽多彩的花火,继而碎星一样零零落落撒下来,直直坠入水中所倒映的那片天,似乎要再度盛放出光彩一般 。

 

拥挤的人群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无悔的笑容。他站在其间,呼出的气被寒冷的空气雾化,即使如此寒冷他也仍是很高兴,自心底涌出暖流来。

 

偎在他身边的人儿在他的耳边大声地说着话。但这声音飘散在喧响中,他怎么都听不清楚。

 

他应该也和身边人说了什么,不记得内容,只记得烟花燃尽后留在空中的白色烟雾尚未散去,夜空又被一道闪光划破——那是陨石摩擦大气产生绚丽的火花,也在他们心中留下了一道道瑰丽的轨迹,为他们的归去指明了方向。

 

梦中人究竟说了什么?纵使喻文州躺在床上想地头脑发涨也仍是无果,他下床习惯性地拉开窗帘,但那天空自是没有流星雨的。

 

/////

 

喻文州晚上没有工作,乘了车去看洛亚大学的表弟。卢瀚文是个非常聪明的小孩,连跳了好几级,明明现在看过去还只是个普通的小小少年,却已是洛亚大学的风云人物了,一腔雄心壮志地和喻文州说毕业后也要和他一起做研发。

 

面对着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喻文州自是鼓励的,虽然人生天地间变故颇多,但他的未来肯定无可抵挡,什么都不无可能。

 

他们约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卢瀚文行云流水地付了钱,得意地说他的奖学金发了,这次他请客。喻文州也不客气,笑了笑说,那我们去最贵的店呀怎么来这里?

 

卢瀚文又丧气地说那可不行,其实我的奖学金被我妈扣下了,说是怕我乱花……

 

喻文州忍俊不禁,谁叫你前段时间打游戏太沉迷,砸那么多钱下去都把姑姑吓坏了。

 

当时小不懂事嘛!我现在不会了!卢瀚文大声辩解,现在大家都在夸我呢!

 

喻文州笑而不语,事实上像卢瀚文这样的天才,是从小夸到大都不够的。

 

对了,我昨天遇见了一个怪人!卢瀚文一双眼眨了眨和他描述说,那个人脖子上系着根绳子,下面挂着一块牌子,在到处找人求抱抱!那时候校门口没什么人,我看他可怜就过去抱了他一下。

 

嗯,然后呢?

 

他还以为我是初中生,抱完问我是不是想考这所大学!

 

那你怎么回答的?喻文州笑起来。

 

当然是告诉他公告栏奖学金名单上第一个名字是我的啊!卢瀚文晃晃脑袋说,他当时眼睛都瞪大了!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小啜了一口咖啡。

 

然后他就开始一直问我问题,可是他自己一直不停地说,都不给我回答的机会!真是奇怪的人!卢瀚文吸了一口果汁,眼睛瞟到别人桌上的甜点,话题就跑到了今早吃的的蛋糕上。

 

//////

 

和卢瀚文告别后,喻文州没有往车站走,而是沿着街道往常去的一个公园走。

 

天像是要下起雨了。

 

他却单手插兜,仍是不慌不忙地迈着步子散步,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也在慢悠悠地走着谈笑。

 

路灯下有一只猫停下来闻了闻落在地上的花,被奔跑而过的孩子卷起的风吹了起来,蝉鸣声藏在枝头,河水的声音忽远忽近,喻文州一点也不担心走这条有点长路会无聊。

 

人造喷泉旁聚了一些人,喻文州戴着眼镜,一下就从人与人中留着的缝隙看到纸板上的文字:我来自斯特亚洲,越过山海,为的就是遇见你。你愿意和我拥抱一下吗?

 

想必这个人就是卢瀚文口中所说的“怪人”了吧,可以算得上是很浪漫的行为了,怎么到他的口里就只剩下“求抱抱”的信息了呢?

 

看来还是要让理工生看看文化类的书籍啊,这么想着,不知不觉间喻文州已经走进人群,抬眼后,正好撞上那人的视线。

 

金发的青年脸上还带着笑,只是不经意地对上他的视线,十分友好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手指了指胸前的纸板,无声地邀请他——要拥抱一下吗?

 

于是他自然地再上前一步,隔着纸板和这位金发青年礼貌而短暂地拥抱了一下。

 

谢谢你,先生。对方在他的肩头笑说,而后收回了手,再对上喻文州一双深沉却时时含笑的眼睛却愣了一下。

 

只是很短的一瞬间,对方看着他眨眨眼,喻文州微微地笑。

 

或许这一秒再拉长一点,他就能做出肯定的答案,但这一秒,静止感以他被一位不足自己身高一半的小姑娘一把抱住而打破。

 

青年回过神来,低头对上一张可爱的笑脸,心都融化了。他蹲下来回抱小姑娘,话里带着笑意说,哇,谢谢你呀,我的公主!

 

灯光绰绰地倒映在水面上,就像是一泄天河,又恍然觉得有点像是梦中被流星划过的那片天空,粼粼波光就是星星点点的火花。

 

前后无人,静寂的夜中只有喻文州一个人的呼吸一样。

 

要是还有一个人就好了,喻文州想,忽的停了脚步。

 

在这样的停顿中,他终于听清了梦中那个人说的话,他说——

 

文州,我一定在新世界找到你!

 

新世界……

 

喻文州缓缓地眨眼,反应到了自己心跳的频率不太对。

 

他捂了捂心口,垂下眼来。

 

方才那一句明朗的谢谢你先生莫名在耳畔响起,一遍,一遍……竟慢慢与那句找到你重合起来。

 

无论声线还是……喻文州既懊恼又后悔,他刚才明显感受到了对方的将说未说,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呢?

 

他转身往来时的路走。

 

只是这一个步伐的迈出,被无以名状的情愫推送着,他将下一个步伐的连接化作了奔跑。

 

雨点坠了下来,打在喻文州的身上,像是一场,喜极而泣的相遇。

 

//////

 

喻文州反复刷新着页面,却再没有看到有关那个人新的信息。

 

那天返回的中途遇上了大雨,喻文州凭着一腔热血不管不顾地冒雨寻到喷泉处,却不见了那个身影。

 

是命运造化弄人。

 

喻文州只得如此叹气,在原地淋了好一阵的雨,才拖着疲惫地身躯回了宿舍。身上的衣物湿地直往下淌水,他随手将外套脱下,匆匆扯了条干毛巾就打开了电脑。

 

房间的灯没有打开,莹莹的蓝光打在他的脸上,输入关键词,跳出了几条网友有关金发男子求拥抱事件的评论,还有三两张看不太清楚的照片。

 

除此之外,皆是空白。

 

像是人间蒸发,再没有了整个人的信息。

 

后来喻文州抱着说不定他还会再来的心理,在公园转转悠悠,终是没能再寻到那个人的身影。

 

所以这个事件到头来其实是,那个人找到了喻文州,并给了他一个拥抱,但喻文州却把他弄丢了。

 

可是喻文州不能因此气馁,他在梦里承诺了——他也会找到他的。

 

///////

 

听说会有新的研究员,好像是今天来。李轩拿着个桌面摆件说,说不定会是一起创造奇迹的人啊,哈哈哈。

 

喻文州笑了笑,对这句玩笑不置可否。

 

但当喻文州抬头,与金发青年的视线相交的时候,像是重复了无数次却仍显得浪漫又煽情的一眼万年一样,下一个瞬间,两束目光就融化在一起,就连灵魂深处也响出相认的喜悦之音。

 

何止是创造奇迹的人。即使在无数个世界中无数场盛大的相遇中,这个渺小又平凡的重逢,也能算的上是一个小小的奇迹了。

 

而未来漫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创造更多更多的奇迹,将梦中的心情一一告诉对方。

 

也将以余生的相守,慰藉彼此缺位的二十年时光。

 

让每一个新世界里一场等待、又一场寻找的故事,栖身历史,流传千古。

 

FIN.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这是我自己很喜欢的一个故事,虽然很遗憾并没能表达好。

 

前篇中,他们在生命中的最后一日终于遇见彼此,即使立在他们面前的是末日这样的庞然大物,遇见了对的人,犹能去谈一场义无反顾的恋爱,在最后一刻定下新世界相遇的约定。

 

所以在无数个新世界中,我选择了偏僻却安乐的一个小星球,无数场相同的梦境加上一场最普通平凡的错过,即使忘记了对方是谁,也都不会忘记自己的承诺——找到你。也就是这样固执的寻找,让他们在命运的指导下再次相见。

 

前篇用的是少天视角,所以这篇主要用了文州视角,其实天天消失的那段时间是因为他也去找文州了,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切进去…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是文中提到的空间跳跃装置,可以参考《星游记》中咕咚国王的亚亚罗星球的杰作。

 

至于隐形装置……是我瞎几把乱写的……原谅一个文科生对宇宙星际知识的薄弱,跟写了个地球的复制品一样……

 

最后再次谢谢搭嘎,以及特殊感谢  @未来与光 太太对文中天天视角那段的写作指导≧﹏≦

 

评论(1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