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水瓶座的追人法则07

微博问题:为什么喜欢的人已经住进心里了,ta却不能明白我的心跳呢?

一元围观回答:可能刚开始嫌吵,没多想就把耳朵捂上了这样

刚醒过来还不适应强烈的光,喻文州只好眯着眼看戴妍琦发来的信息,方块字此时变成了一个个复杂奇怪的图腾,密密麻麻地夹着几个表示强烈情感的标点。

他的脑子里像是装着一桶浆糊,迷迷糊糊地什么都没看明白,手指机械地滑到第一条信息,冒出了一张照片。

他顿住,把照片点开。因为像素低,图中三个人物的轮廓都有些模糊,但从服装和身形一下就能看出来图中黄色短发的人,是黄少天。

一位长发的女孩被他拉着护在身后,另一手直指对面的黑发男子,场面一触即发。

昨天接了电话就是为了这个吗?喻文州缓缓地眨眼,放大了去看黄少天的脸,眉毛紧拧,冷峻着一张脸在张口说话。

这么生气,因为是喜欢的女孩子吧。

喻文州关了手机塞回枕头底下,闭上眼长出一口气,戴妍琦来问他做什么,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黄少天根本没和他提过有喜欢的人。

眼皮很重,脑袋也很疼,喻文州强迫自己撇开这些事实,陷入一片混沌中。

模模糊糊睡到中午,喻文州已经饿成了一条腹中空空的扁鱼,但就是赖在床上不想动,天马行空地在想剧本。

特洛国的国王因意外逝世,举国悲恸,最小的王子夜雨在冒险的途中闻讯赶回。不想回到了王宫,国王的弟弟已经继任,下令捉拿王子夜雨,说他为了得到国王手中能寻找到宝藏的地图用药毒死了国王,还以冒险的名号带着地图连夜奔逃,想要独占宝藏。

王子震惊地说那为什么我冒险了一个月父亲才死啊,你诬陷人也找个像样的理由啊,然后奋起反抗,最后在强大禁卫军的压制下反抗无果,被关进了大牢。

翌日,特洛国的预言师索克先生来到狱中,安慰王子不要着急,且静下心来等待时机的到来,此时国师妖言惑众,国王的权利根基不易动摇,等过几日的祭典上他会做出国王触犯神意国家将亡的预言,到那时他会通知王子。

原来你不是来救我的啊!王子问,我的那些便宜哥哥呢?怎么都不来救我?

索克说,他们也关着呢……

噢……那你怎么通知我,通知我做什么?王子又问。

……还没想好。

准确地说,是喻文州还没想好。糟糕,又遇到写作瓶颈了。王子应该凭借什么方式夺回大权,和预言师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呢?

“起来,”这时王杰希推开了房门,“你下午不是还有课吗?”

“嗯……我生病了。”喻文州蒙在被子里虚弱地说。

“好好的你能有什么病,”王杰希才不信他的鬼话,抱臂靠在门上,“不就是黄少天昨天丢下你跑了去让别的女孩子甩了吗,你闹什么别扭,不是正好有机会了?”

喻文州躺着没动,王杰希得不到回应,也没再说什么,正准备给喻文州请个做颅内手术的病假,喻文州就猛地坐了起来,冲王杰希说:“什么被甩,你再说一遍,说清楚!”

“喻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别不回我啊!!!”

喻文州翻着戴妍琦发的消息,这才看见最下面还有两张照片,图中只剩那个女孩子和黄少天,一张是女孩表情不太友善地说什么,另一张是女孩丢下黄少天一个人走了的背影。

根据张佳乐对黄少天没有女朋友下的石锤,论坛里的围观群众纷纷编出了一个,黄少天深情似海但郎有情妾无意的苦情故事。

“所以大家都知道了?”喻文州问,“谁拍的?”

“不知道,一个小账号。”王杰希一副看戏的样子,“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会落井下石的。”

“你就说你要落井下鱼。”

“……”

喻文州抱着课本走进教室,前排女孩子的对黄少天被甩的讨论声一直传进他的耳里,想屏蔽都不行。

“同学,现在上课半小时了。”喻文州碰碰其中一个女孩的肩膀小声提醒。

“啊……抱歉抱歉,”短发女孩转过头,“诶?你是喻文州!”

“对…对啊。”喻文州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另一个女生脱口而出一句:“你们关系不是挺好的吗?你知道黄少喜欢的那个女孩是谁吗?”

“抱歉,关于少天的事……”喻文州笑了笑,说,“保密。”

保什么密,喻文州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黄少天的微信界面一直开着,他却怎么都斟酌不出合适的问法。

正对着黄少天上一条的信息发呆,左上角忽而变作了正在输入。

然后迅速跳出一条信息——晚上有空吗?

——一起吃个饭呗

——好久没去海边走走了

喻文州一愣,迅速发个“好”过去,然后和黄少天约了时间地点。

喻文州微微笑起来,正好铃响,教授三言两语作了结,他合上书本走了出去。

在看见他之前黄少天面无表情地走着,微微蹙着眉,而后舒展开眉眼笑起来,露出尖尖的虎牙,冲他招手,并加快了步伐。

“你等很久了吗?”黄少天说,“对不起啊,走得有点慢,还有昨天晚上,突然就跑了,我等下请你吃饭吧!”

喻文州微微一笑,把重心均衡过来,说:“没事,走吧,想去哪吃?”

他们沿着海岸走,太阳已经没入地平线,远天泛着蓝紫色的微光,染了色彩的云朵挨着海面,就像是飘在上面的船只。

潮水慢慢退下去,露出湿漉漉的沙岸,海鸥也扑腾着翅膀归去,他们肩并肩,一时无话。

最后好像是黄少天先低头笑了,抬头对上喻文州询问的眼神,他就笑意更深,沉吟一番,说,“喻文州,你真的很不一样。”

喻文州也笑了,眼里生出温温柔柔的暖光,抿抿嘴压住一点问他:“哪里?”

“很多啊,”黄少天低头看自己的鞋,刘海被风吹得乱七八糟:“比如今天无论线上线下全追着我问照片的事,一个个八卦地跟什么似得,但你回我微信的时候也是,见了面的时候也是,直到现在你都只是陪着我,连问我一句为什么突然来海边都没有,你说你是不是很不一样?”

喻文州内心苦笑,那是我没有立场问啊。

“说不定我是没有兴趣,或者对你什么心情根本不在意也说不定”喻文州勉强除去杂念,半开玩笑地说。

没想到黄少天肯定地摇了摇头,转头看着他,“不会的。”

喻文州在心里赞同他的观点。确实呀,他那么喜欢黄少天,怎么会不站在他的立场考虑。

“如果那样,你就不是喻文州了。”黄少天狡黠道,“难道说你是冒牌的?冒牌的可不会主动提起这事!”

“少天说的都对。”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点点头,“我是正牌的。”

“说到你,”黄少天转回头,看着前方说:“其实你在车站问我记不记得你的时候我很惊讶,因为你在我们系可出名了,我没见过你的时候还想,这谁啊怎么我们系的女生都念着你?然后我就在图书馆第一次见到了你,白白净净的一个好学生形象,我当时就想,完了,这群女生看上了一个小白脸!”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倒是真不知道那么早就被黄少天注意到。

“哈哈哈,那是第一印象嘛,现在肯定没这么想你了,你不要生气啊!”得了喻文州的好,黄少天就继续道,“然后呢,迎新晚会结束回家的时候发现你跟在我后面,我内心就很震惊,这个喻文州怎么跟踪我啊!然后才知道你住我楼下,那群猫你也一直在喂着,这才对你慢慢没了标签式的偏见。再然后和你认识了,慢慢相处下来才觉得你这个人真的是超——好!温柔体贴又懂地距离分寸,我总算知道我们系的女生为什么被你迷的神魂颠倒了!”

喻文州迎着海风,偏头看见黄少天眼里的光,轻声问:“那你呢?”

“嗯?”黄少天转头,对上喻文州如水般流淌的目光,“你说什么?”

“我说——”喻文州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只要他说句别的什么,此刻喻文州就还有机会退回一步,做个在黄少天心中温柔体贴的朋友角色,不去触他被甩的霉头。

但此情此景,喻文州找不到更好的时机吐露自己的心声,表达他刻意接近的初衷。

海浪声本近地像是在耳边,此刻却没能模糊喻文州温润的声音——

他说:“少天,你知不知道我也被你迷的神魂颠倒?”

TBC.

下章揭晓滴无奖问答——

鱼鱼的表白能否手到擒来?

女孩和天天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及揭晓强调了多次【并不是天天发的】的追人法则——究竟是谁发的呢?

评论(17)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