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来自新世界

*文会有点慢热,改天充实一下文字

你微微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很久了。

                  ——泰戈尔

云层压着云层,密地透不出一丝缝隙,空气中的湿度很高,雨随时要伴着天空一同塌下来一般。

真是个像末日的好日子。

黄少天被这个想法逗地笑起来,但这不时出现在小说电影里、过往人群口中的两个字,真的成为摆在眼前的事实,反倒让人觉得失去了真实感。

但有了这半个月时间的沉淀,多数人们已经恢复了表面的平静,不是该干嘛就干嘛,就是想干嘛就干嘛。

反正据黄少天所知,他们公司已经成了三对,掰了四对,十几人回了家,还有一部分人去旅游了。黄少天就眼见着宋晓抱着箱子走出办公室,结果第二天就和黄少天说他想去的那个地方去不了,而且签证也很难办,除非他自己游过去。

抱着活在当下的观念去肆意生活的群体迅速壮大,有什么想做的就快去做吧,失败也好会被嘲笑也罢,反正大家都活不长了。

黄少天对这样“平等的结局”有些无奈和好笑,明明没有末日大家也都是会死的啊,早晚问题罢了。

郑轩已经回家陪父母了,知道黄少天还在上下班后纳闷地问他是不是脑抽了。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才脑抽了。只是他家人都在国外不容易过去,他又独自住在B市无牵无挂,与其回家绞尽脑汁想做什么来应对大片空白的时间,还不如去公司把原本要交的ABC方案全写了带来的成就感满足感要好。

你就没什么执念啊心愿之类的,郑轩问,你这样多亏啊,又不会给你发奖金。

黄少天认真想了想,回答他,没有。

这几十年的人生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功过伟业,更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情,像是一辆在轨道上按部就班地行驶的列车,只是被生活推着前进,至于前头有什么,不知道,却也不畏惧。

但黄少天没有严格地要求自己一定要像以往一样按时上班,就像是假期一样,他睡到自然醒,然后赖会儿床再起来,泡一杯麦片煎一个鸡蛋,然后才穿好鞋慢慢走出家门。

街上多数店关了,有些还开着,他错过了公交,就提着公文包在路边悠悠晃到地铁站。

刷卡进站,地铁和公交一样很久才来一辆,他有耐心地等着,听了一会儿新闻里专家对那颗将导致地球陨落的行星的轨迹分析,踏上了列车。

地铁上空荡荡的,许是因为人少,更让人觉得这车轻飘飘的,开得要飞起来了。

超速了。黄少天握紧了扶手想,我要是在末日来临前先死于车祸怎么办?

但黄少天吉人天相,老天大概想要给他一个“平等的死亡”,所以他活着下了车。

出去了才发现天空下起了雨,坠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又像是是重重地落在他的心上,从背脊爬上深深的失落感。

要不,黄少天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缓缓地眨眼,今天就不去了吧。

他站在那发呆,吹了一会儿冷风才略略压下负面情绪,决定先回地铁站拿把公共伞。

下了电梯他才发现鞋带松了,蹲下来系好一边,余光里一双干净的皮鞋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过。他顺便把另一边的也系好,站起来后回头,看见那个身形纤长的人一手拿着相机,打着伞,隐入了雨幕之中。

路过自动贩卖机,黄少天看了好一会儿,选了高中时常喝的一种汽水。气泡破开的滋滋声不断,橘子清甜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黄少天喝了一口,满足地想这个末日可能也没那么糟。

最后黄少天还是去了公司,零零星星几个人。他整理了一下东西,翻出了一块黑巧克力,同事给的,特别苦。办公桌上的仙人球已经很久没有晒过太阳了,他怜惜地捧着看了一会儿,把它带到了天台。

很难说这个星球是被判了死刑才失了生机,还是它本来就在暗中衰退下去,至少从天台俯瞰这个灰蒙蒙的城市,让他的心有点发冷。

或许是因为今天本来就很冷,黄少天回过神,和仙人球告了别,紧了紧衣服下楼,接到了前女友的电话。

末日是有什么奇怪的特殊buff吗?黄少天坐在位置上神游,为什么会让女人性情大变呢?比如他现在在的这家店,平心而论,还是蛮好吃的,但黄少天不喜欢老板娘。她总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天天都在为她的那个倒霉儿子操心。

今天难得的和颜悦色,大概是因为再也不用操心了吧,也没有机会了。黄少天发散地想着,一抬眼,一个浑身带着寒气与湿气的青年走进了店面。

中分的短发,一双黑色的眼笑了笑,不失风度地和老板娘点了餐,回身找个位置坐下。

他手里拿着相机,穿着一双沾了雨水的皮鞋,抬眼对上黄少天的视线。

礼貌性地,他看着黄少天微微一笑,没有移开视线。

不知是什么情愫助推着黄少天,他站起来,端着还没吃完的面坐到他的对面。

对方就波澜不惊地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眨了眨眼。

这是你今天拍的吗?黄少天问。

喻文州点点头,你要看吗?

黄少天凑过去看,是一些普通的街景,在这样末日的背景下,倒是有了记录了历史一样的使命感。

你不是B市人吧?黄少天问他,从口音就能听出来,觉得也不是很意外。

G市的,费了一番波折特意来看看。喻文州温和地笑笑,视线落在黄少天身上,化作一片柔软。

啊,好巧,我也是。黄少天笑起来,抬眼对上了喻文州的视线。

你知道我一定要来的原因吗?

嗯?什么?

喻文州认真地说,为了寻找生命中缺失的某个人。

黄少天一愣,他如此聪明,一下反应过来喻文州含蓄的意思。无论是否有什么因缘,他在此刻恍然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自己都不明所以的坚持与等待是为了什么。

那么,你找到他了吗?笑意在眼底化开,黄少天托着下巴问他。

找到了啊。喻文州垂眼浅笑,虽然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吃完热乎乎的面,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他们并肩走在街道上,明明才刚认识,却像是默契的老友,保持着完美的距离。

你的手冷吗?喻文州问他,不等回答就拉过黄少天的手捂了捂,然后自然地握住了。

这样走在街上,黄少天觉得也没什么,大大方方地和他说我们去看电影吧,我想看那个片子很久了,但没有人陪我看,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排片了。

结果确实是没有了,但柜台小姐人很好,看见他们拉着手,跟他们说现在有的片可以任他们选择。

黄少天连连夸赞柜台小姐美丽大方,听取喻文州的建议,挑了一部两个人都看过的。

他们占据着整个播放厅,剧情是轻松熟悉的,他们就边看边聊天,爆米花香浓的气味让氛围轻松又安适。

走出电影院,他们很快就被温差逼地停下来,在贩卖机买了啤酒暖身子。供行人休息的长椅成了他们新的基地,就着慢慢升上来的暖意,他们很放松地聊天,话题滑到哪是哪,从今年比去年冷了到今年世界杯输了多少钱,再到自己小时候被表姐强迫穿过裙子扎过辫子,还是冲天炮的那种。

两人都笑着,不知不觉华灯初上,他们的影子亲密地倚在一起。

朋友圈早就在发什么倒计时24小时,但科学家天文学家都没法确定准确的时间呢,都是在胡扯。但喻文州看了还是说了一句,还有六个小时。

黄少天沉默,然后微笑一下感叹,已经五个小时了啊。

喻文州知道他指的什么,柔声问他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这话很进入角色啊,但黄少天才是混熟了本地的那个人好吧?但他并不计较,问喻文州说,去不去国际广场,听说挺热闹的。

喻文州自然没有意见。

确实是很多人,大部分是年轻人,男男女女脸上多是无畏满足的笑容。

电子大屏上用特殊格式写着倒计时——诚挚地欢迎你们,现在距离新征程,还有5时13分20秒

署名是“来自新世界”,他们不约而同笑起来,猜是哪位浪漫之人的杰作。离别更像是另一个开始,何况他们是“平等的结局”啊。

被这样的氛围感染,黄少天心底那一点忧郁再不见踪迹,拉着喻文州顺着人流走,在墙上巨大的画布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想了想,黄少天又在名字旁边加上了几个名字,这才满意地笑起来。

人潮涌动着爆发出欢呼,烟花升空,落下美丽的花火。

黄少天眼里藏着那光,在喻文州耳边说话,喻文州仔细分辨,他说的是——文州,我一定在新世界找到你。

我也一定,找到你。喻文州许诺。

从很久以前就压抑在胸口的情感此刻汹涌而出,应着这样的氛围,喻文州揽住了黄少天的腰,吻住了他的唇。

一切都不算太晚。

先有碎石划过大气,经摩擦生出绚丽的轨迹,这样盛大的流星雨,是新世界为迎接他们而献上的礼花。

你好呀,新世界。

FIN.

可能会有新世界

评论(1)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