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云雨梦天》03

黑暗中的人,总是畏惧又渴望光芒。

03

“一个人?来买什么书吗?”

黄少天摇摇头:“和朋友来的,她说这里的书吧咖啡很好喝。”

喻文州点点头,注意到他手里一直拿着一本自己写的书,笑了笑说:“那本书很无聊的。”

黄少天低头看了一眼,下意识要藏到身后,眼睫快速地扇动:“没关系,我就是随便看看。”

“你要是想看,我可以送你一本典藏的,”喻文州觉得黄少天这个样子倒是可爱的紧,笑着说,“作为见面礼。”

“嗯……”黄少天眨眨眼,答应下来,又装作不经意地说,“那既然你是作者,就顺便在上面给我签个名吧。”

“好。”喻文州说,“在家里,下次带给你。”

黄少天把书放回去,想了想,带了本科幻小说回来。他们走到书吧的角落,苏沐橙坐在位置上,咖啡杯旁一本书摊开着,近了喻文州才看清楚是食谱。

“苏小姐什么时候还要下厨了?也分我看看。”喻文州玩笑着说。

“呀,喻指挥回来啦,”苏沐橙撑着下巴仰头看他,抿嘴笑起来答,“叶修老吃外卖,对身体不好。你又看来做什么?”

喻文州脱了外套坐下来,眨眨眼说:“抓住少天的胃啊。”

黄少天正往咖啡里加牛奶,闻言手抖了一下,耳尖悄悄红了。

“小心点。”喻文州递给他一张纸巾,觉得黄少天这失忆后有时大胆有时又脸皮薄的属性,实在是让他忍不住想逗他。

苏沐橙笑眯眯地看着他俩,问喻文州:“他知道了?”

“嗯,”喻文州低眉笑了笑,端起杯子说,“据说很明显。”

苏沐橙点点头:“太明显了。”

黄少天在旁边拆了小说的塑料包装,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但他明显都听见了,强装着镇定,耳上的温度却居高不下。

“你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们那届的交响乐团正好聚一聚吧,”苏沐橙提议,“下周末你有空吗?”

喻文州没意见,转头问黄少天:“去吗?”

黄少天抬头,顿一下,点了点头。

“说不定多见见老同学记忆就回来了,”苏沐橙把食谱收起来,“或者大脑多受点刺激,电视剧里都这样。”

什么刺激,往头上再撞一下吗?电视剧哪能信啊,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忽而问:“少天在你的医院里?”

“对啊,你怎么知道?”

桌子上的手指轻叩桌面,喻文州说:“他好像看了很多电视剧。和你一起看的吧?”

“还有秀秀呢。”苏沐橙无辜地笑起来。

苏沐橙要回去替班,和喻文州黄少天告了别,坐上了计程车。

难得天气好,黄少天和喻文州并肩往中心公园走,太阳暖洋洋的,黄少天手插着口袋问喻文州是什么指挥。

其实就是大学参加的交响乐团,喻文州当了很长时间的指挥,他们就是在社团认识的。

“哦,”黄少天走近了池塘看里面的鱼,嘴里说着:“其实我家里有你的书。”

“可是有一本是全英文的,我看不懂,所以来书城看看有没有中文的。”喻文州静静地听着他磨蹭地抛出正题:

“我以前知道你那什么……我吗?”

第一次问的时候那么直接,怎么现在反而含糊其词了?喻文州笑道,“知道啊。”

“哦,那我……那他拒绝了你?”

喻文州注意到黄少天改了代词,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

“是因为他喜欢漂亮姑娘吗?”黄少天把视线转向喻文州。

“嗯……大概,是吧。”喻文州回答 但据他所知黄少天在大学时候只被人追,从来没有主动对哪个女生动过心

或许也有,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黄少天眨眨眼,从那潭深水中抽出身来。

“……那我们,”他低了头,用手揉揉鼻尖,小声说,“那我们在一起吧。”


空气很安静,喻文州几乎以为是自己有了幻听。他微皱眉,看着黄少天的侧脸敛了笑,认真道:“少天,我没有想乘虚而入。”

“我……”

“少天,这种事情你应该好好考虑,你如果不喜欢我,那么这既是对我的不负责,更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你明白吗?我们的性别……”

“我有!我有好好考虑过了!我这几天……”黄少天焦躁地打断喻文州,“而且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是你让我做自己的!我们的性别怎么了吗?”

黄少天望着喻文州的眼,里面的情绪激烈要撞出火光。

“……对不起。”喻文州软了语气,“可是这件事我们——”

黄少天别过了脸不看他,气呼呼地说:“我一点也不想原谅你。

“他不喜欢你是对的,你这人只会说漂亮话,一点也没有责任心!”

喻文州的心酸涩起来,苦笑一下,什么也说不出。

“还乱猜测别人的心思!我哪里不知道你没有?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他背对着喻文州,明明在生气着,背影却显得委屈又孤寂。

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是他这一句话,救了喻文州。

TBC.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