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云雨梦天》02

古湖北省长江南北,本为两泽,江北为云,江南为梦,后北淤为地,只南岸遗有洪湖。云雨不再,唯梦留存。

02

目送黄少天坐的车远去,喻文州也叫了辆车坐上去。叶修在微信里不停催他,他却视若无睹,反而点开刚加上好友的黄少天。

“怎么看出来的?”喻文州忍不住问他。

黄少天很快回复:“电视剧里那些人就是像你这样看一个人的。”

“怎么看?”

“就是,眼睛带着笑,一直看。”黄少天解释。

语言太贫乏了,喻文州笑了笑,看见黄少天补充了一句:“但他们都没有你笑得好看。”

“谢谢。”喻文州权当夸奖收下,正想另起一个话题,气泡又再次冒了出来。

“你会不会很伤心?”

没头没尾的一句,但喻文州看懂了。黄少天在问他会不会因为自己忘记了他而伤心,并且这是在知道喻文州喜欢他的前提下。

“少天还愿意和我说话,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喻文州想了想回复,带着一点玩笑的成分。

“为什么不愿意和你说话,我们以前不是关系很好吗?”

“那是以前了。”喻文州觉得黄少天在以前的黄少天这个问题上很较真。下午他知道喻文州的手机铃声是他弹的以后也只是说:“夏颖说他毕业后就不弹了。”

“可你们不都希望我找回他吗?”

丢失的记忆,被黄少天当成了一个走失的人,而他身负要找回他的重任。

“你不伤心吗?”黄少天又问了一遍。

“伤心,”喻文州笑叹,“所以少天要快快想起我。”

在左上角的对方正在输入凝固了一般,很久以后黄少天才回了一句:“我尽量。”

多么无奈的一句。喻文州后悔了。

现在的黄少天,就像是一个时刻绷着弦的人。他从茫茫然中醒来,没有记忆,人却还是聪明的,清醒地知道大家的心里住着一个鲜活的叫黄少天的人。

他对这个世界怀着既好奇,又警惕的矛盾心理,承受着那么多对他来说既陌生,又沉甸甸期待。

喻文州不应该再给黄少天压力,漫漫长夜里的他,要怎样描摹那个他不认识的“黄少天”的音容笑貌呢?

他想不起来啊……

他为什么要想起来呢?

他不可以只是他自己吗?


“少天,”喻文州轻声呼唤,“你在吗?”

有浅浅的呼吸声,黄少天小声地嗯了一声。

“我知道这么晚打扰你很不好,但请容许我占用你几分钟,我要为自己不妥当的话向你道个歉……”

喝了些酒,头有点晕,喻文州走到阳台,不知是电话那头的静默,还是带着冷意的风让他一下子清醒起来。

“抱歉,少天,我不应该说那样不负责任的话,让你有更大的压力。”喻文州用指尖叩了叩栏杆,望着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说,“你也不必强迫自己,去成为别人口中的那个‘以前的黄少天’。你是自由的,和所有人,包括以前的黄少天一样平等。你喜欢什么,想做什么都可以,你只要做自己就好了。

“或许在一些人看来,如此也是不负责任的做法,以前的黄少天确实承载了太多人的回忆,也成为了一些人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太多人把你们归为一体,但很有可能你是你,他是他,你们根本是不同的两个人。所以在我看来,你完全有权利去成为独立的自己。

“只是,作为‘他’的朋友,我怀着一些私心地希望,至少你能不去刻意远离我们。当然,最终选择权在你,我尊重、并支持你的一切选择。”

“可是……”想流泪的冲动裹挟着黄少天,他握紧了手机,被理解被包容的心情让他思绪混乱,一时反而找不着话头。

“嗯,”喻文州笑了笑,“如果你不急着睡觉的话,可以慢慢说,我听着。”

黄少天深出口气,找到了一个语言出口:“可你不是喜欢他吗?”

“是,”喻文州点点头,从过去,到现在,他一直都喜欢着黄少天,“但现在的你,我也很喜欢。”

“即使记不起我也没有关系,人生漫长,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可以重新去认识彼此,并不必拘束在那个对你来说太过虚无缥缈的‘以前’,你觉得呢?”


“先生,你的这副眼镜不错啊。”书城的人在周末格外的多,身边人的声音也几乎要融入背景音里。

喻文州一顿,转头去看来人,他一双乌黑的瞳仁,在灯光下发着亮,里面荡着一层笑意。

他把书推回货架,笑了笑,“在美国配的。”

“哦。”黄少天点点头,直白地说,“其实是我看你戴着好看,借它来和你搭讪。”

这真的是有趣了。虽说黄少天失忆,但几天前他们分明是见过面的,何来见了他还要借物搭讪之说?他笑吟吟地看着黄少天,想知道他想的都是些什么。但黄少天却转头,好像对眼前的书有了兴趣,取下一本看了看推荐语,见喻文州不语,自己终是再沉不住气。

黄少天把书塞回间隙,转头对上喻文州一双含着笑的眼,问他,“不认识一下吗?”

喻文州一愣,终于明白过来——黄少天是在践行喻文州前几日夜里对他说的话。

他笑地眉眼都温柔成水,伸出一手,与他说:“你好,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垂眼看看他的手,抬眼撞进他浮着桃花潭水般的眼里,伸出了自己的手。

“黄少天。”

TBC.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