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恋爱天平end

14
音乐室的门没有关紧,从缝隙里飘出悠扬的琴声,是《卡农》。
黄少天推开门进去,看见喻文州的手指在琴键间起起落落,投入地闭着眼,嘴角含笑。
看喻文州弹琴实在是种享受,但黄少天立了一会儿就心痒痒,来势凶猛地扑过去,其实最后还是收了一点力。他挂在喻文州的脖子上,趁机吃口豆腐,轻快地亲了一下他的侧脸。
喻文州只是顿一下,眼里的笑意和嘴角的弧度相应,却仍是从容地弹完了剩下不长的一段,最后才无奈地笑嗔:“你要压死我了。”
“哪有——”黄少天夸张地拉长了音,松开手臂离开一点,喻文州就自然地转头亲亲他的嘴角。
嘿嘿嘿,黄少天笑地眼里星星点点的都是光,总是特别容易满足。
“哎文州,你怎么不弹那个了?”黄少天站直了身子,突然发问。
“嗯?”喻文州盖上软毯,眨了一下眼,“什么?”
“就是我生日你给我弹的,《爱之梦》,你怎么没弹了?”
喻文州轻轻地笑一下,问他:“知道曲名了?”
嗯,黄少天点点头,今天头发柔顺的样子看起来特别乖。
“知道了还问我,”喻文州搂了搂他的腰,另一手合上琴谱,“都已经不是梦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锁上门,伸出一只手指戳戳他的腰:“文州,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啊?”
喻文州回身要反击,黄少天却躲开了,他想了一下,说:“分班后的事了。”
黄少天不相信地挑起了眉,撇撇嘴说:“不可能,那也太晚了!我不信!”
“怎么,少天很早就喜欢我了?”喻文州笑眯眯地说,分明就是故意逗他。
“哼,”黄少天自己不肯说,抓着喻文州不放,“你肯定更早,不然你偷我的钢笔干嘛?我都看见了!”
这话有点歧义,但喻文州听懂了。他倒真没想到这茬,也知道说“无意间捡到没有机会还给你”的说法,是糊弄不了黄少天的。事实上他确实是捡到的,只是当时对黄少天的好感还莫名其妙,刚开始还想着要还给他,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带着私心留下了。说不定真如黄少天所说,他早就喜欢上他了,只是自己没有发觉
“你不也留着我的笔记吗?”喻文州说,“还骗我说不见了,我半个月前见它在你包里好好的?”
“靠你竟然看见了啊!什么时候?”黄少天一下就被喻文州带了过去,瞪大了眼睛问。
“你找零钱买可乐的时候,书包开着。”喻文州轻飘飘地回答,心想也该好好理清些事情了。

后来新账旧账都翻了一遍,又聊回了现在。
“我说你这个学生会副主席很闲啊,还有时间练习钢琴,我还以为你以后要忙得飞起了!”黄少天碰碰喻文州的肩膀,夸张道。
“那倒不至于,”喻文州开玩笑说,“我们学生会的领导阶层都是安排别人去忙的。”
“什么啊,资本主义!”黄少天又念叨起来,“那你为什么不是学生会主席,那个眼睛不一样大的人行不行啊,会不会欺负你让你干很多活?”
“想什么呢,他叫王杰希。而且你刚刚还说我闲,怎么又变成他让我干很多活了?”
“哦,”喻文州说得很有道理,但黄少天并不罢休,继续缠着喻文州不是主席的话题说,“虽说你们只差了一个副字,但就是不一样啊!比如你看这班长说出去,就是比副班长的名号有面子啊!”
“还好吧,可能下学期就是了,”不过这学生会主席可是比副主席忙多了,到时候他日理万机,指不定黄少天还抱怨呢……但这些话想想就好了,“而且面子无谓大小——”
“我有个篮球社社长作男朋友,就已经是最有面子的人了。”喻文州悠悠道。
哎呦这话说的,黄少天刚当上社长,喻文州这话着实是讨他开心。
他就笑嘻嘻地说:“有什么面子啊,你又不敢说出去!”
“有什么不敢的,”喻文州弯着嘴角,“你过来点,我牵你走。”
“牵什么牵啊,”还是在学校这样的公共场合,黄少天倒害羞起来,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又不是什么小情侣……”
“怎么不是了?”喻文州也凑近了他低语。
温热的呼吸打在脖颈上,黄少天缩了缩脖子,眼里明明都是欢喜。
阴影落在地面,走廊上没有人。喻文州的手指勾过去,得到了另一手的回应。

FIN.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