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恋爱天平(5)

05
黄少天回房间拿书包,想了想把他放在枕边的笔记本也放了进去。他心里漾起一阵甜蜜的涟漪,决定把喻文州的笔记本当做护身符。
到了教学楼底,黄少天如旧想搬一桶饮用水上去教室。和记录的阿姨打了招呼后,黄少天刚伸手,就被另一双手抢了先。他微皱眉,抬眼去看那个人,对上一双纯黑的眸子。
“你身体刚好,我来吧。”喻文州利落地把水桶抱起来,对他微笑一下。
黄少天呆呆地看着,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抹了蜜糖般的笑。
天知道他开心地要炸了!喻文州诶!是喻文州帮他搬水诶!!喻文州在关心他的身体诶!!!黄少天恨不得原地旋转狂跳,以表达自己的喜悦,但他心里理智的小人告诉他,要矜持!矜持!所以他只是弯着眉眼对喻文州说谢谢,喜欢的心情全从眼睛里流泻出来。
黄少天又是开心,又是紧张地跟在喻文州身边。他们班在五楼,黄少天想和喻文州搭话,又怕自己说错话就打了一篇又一篇的腹稿。结果他想了半天,一句话还没说,也没享受够和喻文州一起上学的感觉就到了教室。
喻文州内心轻叹,黄少天那么喜欢说话的一个人,怎么和自己在一起就一句话也不说呢?果然是因为黄少天还和他不熟吧……
黄少天坐在位置上也很失落。他是傻子吗?竟然大好机会的机会不把握!五楼!走了五楼竟然没和喻文州说话!今天天气很好啊,你作业写完没啊,喻文州你帮我搬水累不累啊……说什么都好啊,去他妈的矜持吧!
邻座的郑轩对哭丧着脸的黄少天很不解,大早上的,干嘛儿呢,你平常不都倍儿有精神的吗?然后他目睹了喻文州走过来,黄少天即刻直起身子,变得“很有精神”的全过程。
黄少天:文州来了文州来了!他竟然主动找我!他想找我说什么事!
喻文州眨眼,说:“黄少天,你数学作业还没交。”
黄少天:……
郑轩吃了满嘴的面包,声音含含糊糊:“他昨晚#.@*&/@了,肯定没做。”
黄少天愤怒地瞪郑轩,我昨晚做什么了!你不要自动消音打码啊!而且你说出来干嘛!虽然我确实忘记写了……
喻文州看向黄少天,无声地询问。
“呃…”黄少天迅速调动自己的脑细胞,终于灵机一动,说:“我不会写。”
“是吗?”喻文州没有表现出不信的样子,黄少天便壮了胆,补充说:“对啊!我落了好多节课,作业多得写不完!昨天看了半天都没做出来!”
“那……”喻文州沉吟,心跳轻快地跳着,却强装镇定,“我教你吧。”
“……啥?”别看黄少天一脸懵的样子,实际上他的颅内已经在高潮了——喻文州要教他写数学题!!
“我是说……”喻文州以为自己太冒昧,黄少天不乐意,但黄少天却即刻答应了。
“好好好,那最好了!学委大人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就麻烦你教我了!”确认自己没听错后,黄少天点头如捣蒜,恨不得抱住喻文州的大腿,就怕他反悔说不教。

黄少天觉得这感觉太美妙了。
按理说,请教别人问题自己应该站着。但黄少天显然已经忘了这回事。他只记得喻文州让他把作业拿出来,然后俯下身,侧脸离他仅有十厘米的距离。
太近了!
黄少天抬手捂住心口,唯恐自己鼓噪的心跳声泄露出去,被喻文州知晓自己的心意。
但喻文州温柔的声音包裹着黄少天,他却什么也听不清了,喻文州说什么他都只是机械地点头,身体轻飘飘地像是踩在云端。黄少天又迷迷糊糊地想,这是在做梦吗?但喻文州轻柔的吐息呼在他的脸侧,致使他双颊的热度持续上升。
“明白了吗?”喻文州停顿一下,偷偷看了睫毛颤动的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不敢看他,眼睛死死盯着题目,又是机械地点头。喻文州就微笑一下,直起腰离开了。
“黄少,你的……”郑轩吸着牛奶,目睹了黄少天的脸由白到红再到爆红的全过程。
“你闭嘴!”黄少天打断郑轩,把头埋进手臂里。他差点要忘了自己是在教室里了!
“他怎么了?”喻文州见黄少天趴在桌子上,有点担忧地悄悄问郑轩。
“嗯……”郑轩把喝完牛奶的空纸盒隔空投入垃圾桶,说,“上火了吧。”
喻文州:???
“其实他是太困了,”郑轩肯定地说,“昨晚肯定熬夜了!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能干什么啊!黄少天非常冤枉,他十点半就躺好在床上了好吗!他只是躺床上看笔记看到了十二点半而已!
没错,当然是喻文州的笔记。

世界上最好的和喻文州沟通感情的方式是什么?那当然是问喻文州题目!黄少天深刻分析了其中的利弊——利:既可以提高成绩跟上喻文州,体现他积极向上热爱学习,还清纯矜持不做作!弊:没有!
所以黄少天第二天早上故技重施,拿出一张空白的只抄了题目的数学作业,很无辜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就微微一笑,俯身给他讲题,第三天也是,直到第四天……
喻文州沉默着看着黄少天,把他看得心惊肉跳。
文州是不是烦我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下好尴尬,我我我要说点什么啊?
然后听见喻文州开口说:“少天,以后又不懂的问题,晚自习也可以问我。”
“啊…”黄少天愣愣地张着嘴,再次享受了喻文州细心的讲题的服务,直到上课才反应过来。喻文州是说以后不用把问题留到早上!晚上也可以!黄少天内心欢呼雀跃,激动地摇晃起椅子,殊不知喻文州一直在注意他的反应。
黄少天听题的时候只是呆呆的,什么反应也没有,让喻文州略有失落。
不过也好,他悄悄在那句话里藏的心思,黄少天不懂也好……
但是黄少天呆呆的样子,真的让人很想揉揉他的头,喻文州抿抿唇想象了一下黄少天头发被揉乱的样子,弯起唇角笑了起来。
而且,这是他第二次在黄少天面前叫他少天,真想以后都这样叫他啊。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