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ao3的id是subrose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特别适合同人圈子——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恋爱天平01


01
“文州,你好了吗?”苏沐橙喊了一声,喻文州正好放下笔,犹未合上的笔记本上用不同颜色的笔标注了重难点,还有他的易错点。
喻文州应了一声就来,满意地把笔记本收进包里,起身走出教室。
“准备走了吗?”喻文州问。
“诶,等等,林羽在接电话。”苏沐橙说着,满脸写着不高兴的林羽就从走廊尽头走了回来,见大家都等着才加快了步伐。
“怎么了?”班长问。
“我姑姑回来了,我爸非要我回家吃饭!”她小声抱怨着,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想了想递给站在最旁边的喻文州。
喻文州的指尖僵住,她什么都还没说,只是微红着脸,他就一下子明白过来。
“学委,这是我写的笔记,你能帮我转交给黄少天吗?”
起哄声迫着她的脸更红了,郑轩还打趣她说:“怪不得这两天化学课都没睡觉啊。”她怒瞪他一眼,继而满怀期待地看向喻文州。
无法拒绝,只能收下,还得勉强自己挤出一个不失风度的笑容,告诉她自己一定送到。
只是做这么几个动作,喻文州却觉得自己累极了。
苏沐橙几次担心地看喻文州,但原谅他实在是没有气力去告诉她自己还好、没事,不用担心。
而且从事实上看,他也确实不好。那个笔记本几近一盆冰冷的海水,从胸腔灌进去,要再从眼眶涌成热泪落下来。

他们此行是去看望阑尾炎手术完的黄少天。虽然才分班两个多月,但黄少天为人热情开朗,在班级人缘极好,想来的人数太多,最后只好都派班委作为代表来。
还没进病房,一行人就听见了黄少天的声音。他似乎是在和隔壁床的人聊天,笑得很开心,转头看见自己的同学一个个走了进来。
“哎,你们来啦!”手术前后的两天都不能进食,所以黄少天的脸色有点发白,好像还瘦了一点。
喻文州站在旁边,看着黄少天平躺在床上,身侧揪着被单的手微微发抖,但他的脸上却是轻松又愉快的笑容。
“学委,你也来啦?”黄少天问候了一圈,终于看向了喻文州。他眨一下眼,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们本来也不是特别熟。
就这样僵持了两秒,黄少天眼里仅有的一点期待化作虚幻,一眨眼就只剩下单纯的谢意。
有人提醒喻文州笔记笔记,这么一提大家就都暧昧地笑起来。黄少天一头雾水,什么笔记?为什么叫喻文州?难道是喻文州给他写了笔记?!
一瞬间,大家的视线都聚集在了喻文州的身上。他平静地拉开书包拉链,手在自己的那本上停住,但像是被烫到一样,他收回手指转而抽出林羽的那本。
而此刻的黄少天觉得今天忍的疼都值了,能够得到喻文州亲写的笔记,那他愿意再躺两天!
“谢谢你啊学委!你人真是太好了!有了你的笔记……”
“诶不是——”
“是林羽让我给你的。”喻文州亲口说出了这个事实,他觉得自己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了,语调冰冷地不像那个人人眼中温和,又有耐心的老好人。
他很清楚地看见黄少天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嘴角微微抽动一下,说:“谢谢。帮我谢谢她。”
“嗯。”喻文州垂眼,正要把书包拉好,苏沐橙却止住了他的手,直接伸进去拿出那本笔记。
喻文州惊愕地看她,她还是笑吟吟的样子,转头把笔记递给黄少天,说:“文州也写了,认真看,不能让他白熬夜啊!”
黄少天又生动地笑起来看他,喻文州却想躲开那么亮的眼睛——他就像个笑话一样啊。
但苏沐橙拉拉他的衣角,喻文州便露出个笑容,真诚且温柔地说:“少天,要快点好起来。”
若能得你一笑,做个滑稽的小丑我也是愿意的。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