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圈名苡茉,怎么叫我都可以哒,ao3的id是subrose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是只高三狗,写文废,但真诚地希望大家可以评论,评论什么都可以鸭,just想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是个没特长的人,
但特能吃,还能给神仙们打电话!
一句话送给你我——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水瓶座的追人法则06

NO.6怎样快狠准地出手套住喜欢的人?


——要么买副好点的绳索,要么抓住ta的弱点发动猛攻。


很快到了话剧演出前的最后一次彩排,喻文州应话剧社之邀客串一位预言师,被造型设计师小戴同志强制戴上了银白色的长假发。


本色出演的黄少天顶着自己的一头金发,好奇地围着喻文州转,笑嘻嘻地说:“哈哈哈文州没想到你还挺适合这样的嘛!”


“是吗?”喻文州有些拘谨地笑了笑,倒觉得自己一身暗紫色长袍加两米长的手杖,还有额头上的鬼画符显得自己跟个全剧最大的反派似的。


“对啊对啊,你先别笑!”黄少天嘴角含着笑凑近他一点,然后退开指尖摸了摸下巴,说,“你现在就是那些女生说的那什么什么,禁欲!对!禁欲系!”


“这样。”喻文州压下心跳点点头,眼睛跟着黄少天转,怎么看都不够似的。黄少天穿的是中欧风的服装,复古衬衫外的蓝色长外套绣着金边,领子立得很高,衬得他脖颈修长,高跟的长靴和腰间的佩剑都恰到好处。


“少天,”喻文州注视着他说,“你也很适合。让妍琦再给你找副手套怎么样?”


“嗯?是吧,我也觉得我这样特帅!哎文州你下次给我写个剧本呗,下次我要当国王!”说完他自己先哈哈笑起来,摆摆手说,“开玩笑开玩笑,手套是吧,她可能比较忙我自己去翻一下有没有吧——你不是要上场了吗?你先过去吧!”


“好。”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走入衣帽间,这才收回视线在后台等着上场。


身穿斗篷戴着顶尖帽的王杰希客串的是魔法师,他握着把扫帚走过来,很是嫌弃地吐槽:“为什么要让我拿这个。”


“谁叫你是魔法少女杰西卡,”喻文州看了他两眼,“单片眼睛呢?还有你的猫头鹰呢?”


“闭嘴,”王杰希冷漠地说,“我就算真是魔法少女也不需要什么猫头鹰,我只要——”


戴妍琦钻出个头,眨眨大眼睛,酒窝陷下去,“你们在说什么喵?”


两人一顿,看着戴妍琦笑起来,然后喻文州调侃说,“杰西卡小姐,你的猫来了。”


王杰希也放松地笑了笑,和戴妍琦开玩笑说:“妍琦,你以后就是我的御用亲猫了 来,这条鱼是你今天的晚餐,把他吃了。”


戴妍琦很快进入角色,皱皱眉为难地说:“不好意思杰西卡小姐,我不能这样做,你知道的,索克先生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能打扰他。”


“什么事?”


“……上台表演,”戴妍琦赶紧催喻文州说,“哎呀组长你快上台吧到你了别再和黄少眨眼了!”


喻文州的台词很少,就是和远道而来拜访他的主人公预言了今后他会遇见的困难,然后和他说但是别担心,会有两个命定的贵人帮助来你。其中一个身份高贵但喜交朋友,是个热情豪爽的人,但另一个住在森林之中的魔法师,脾气有点古怪,眼睛也很有特色……


怎么乱篡改台词啊,大家笑成一团。站在台边的王杰希把帽子一摘,顺手套到戴妍琦头上:“不干了再见——”


“但那位山中之人爱猫成瘾,你们可以带上这只奇迹喵喵去拜见他——”台上的喻文州不知从哪儿抱来只猫,一本正经地对着大家胡说八道,搞得本来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虽然还是很不爽,但王杰希欣然接受戴妍琦的挽留:“会长你别走这是沐橙特意带来的喵呀!”


“——帽子还我,猫也给我。”


黄少天饰演的王子正在台上路见不平拔剑相助,他抿嘴时的唇线很好看,目光锐利,挥剑的动作流畅潇洒,帅的一塌糊涂。


“你在温水煮青蛙呢?”王杰希抱着猫心情很好,给喻文州放嘲讽说,“这水温你也不怕煮到冬天还没煮开,青蛙就跳走去冬眠了。”


“谁跟你说我是在煮青蛙,”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心不在焉地答他,“我这叫,瓮中捉……”


喻文州一阵心惊,还好最后一个字刹住了车。


“鳖。”王杰希接了他的话,“……原来你喜欢王八。”


口误而已!


“我没说。”喻文州否认,对上台上黄少天的视线,冲他挥了挥手微笑。


忙完过来的小戴就说:“哎呀黄少太帅了,好想再给他加个皇冠和手杖!喻老师你下次给黄少写个国王的剧本吧!”


“不行,”喻文州摇摇头拒绝,“他只能是我的皇后。”


王杰希:“……”


戴妍琦眨眨眼:“那你倒是快点把黄少追到手呀,喻老师你这动作也太慢了!都多久了?快两个月了!你还不快点,再晚点就要被黄少的粉丝抢走了!”


“……”难道节奏真的太慢了?距离他公交车上和黄少天搭话已经过了快两个月,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要怎么更进一步呢?


“那你们觉得……”喻文州想了想说,“演出结束后的聚会怎么样?”


“嗯?”


“……嗯?”


戴妍琦王杰希同时看向喻文州,你怎么突然开窍了,直接表白吗?那不就是明晚?有计划了吗?早就准备好了?


“再说吧,还有一天时间。”喻文州没太多底气地说,大不了找那个恋爱法则嘛。但他确实觉得聚会是个很好的机会,这次演出后他们就不一定再有那么稳固的联系了。


回去得到绳索的回答后喻文州少见的摔了手机,说清楚点行不行哦,还猛攻,你当炸碉堡还是攻进敌后方呢!


没办法,只能自己想主意了。……看情况而定吧。


演出完美落幕后,在餐桌的一片欢闹声中,黄少天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和他们说,他要先走了。


他敛了笑,表情冷淡,眼睛像是深深的井,说了声抱歉后就快步走出了出去,留下望着他的背影的喻文州。


TBC.


喻黄圣诞24H人员名单

请注意辽——都是大佬!!【着重号除了我】


方程求根公式:

如题,将会有25位老师在圣诞节当天为喻黄送上25份礼物,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敬请期待呀!


悄咪咪说一句,圣诞24H的paro没有特别规定所以到时候会有不同paro的喻黄呀www


名单↓


00:00  铃铛老师 @铃铛铛🔔


01:00  扣扣老师 @梅菜扣肉


02:00  鬼老师 @Gui


03:00  清秋老师 @李清秋


04:00  燕歌行老师 @燕歌行


05:00  瓜瓜老师 @坂田唐瓜


06:00  元宝老师 @adonis元宝子


07:00  童话老师 @妖精不读童话


08:00  鱼老师 @咸鱼先生


09:00  未来老师 @未来与光


10:00  茉色老师 @茉色入画🌸


11:00  提拉米苏老师 @Mue子


12:00  荒海老师 @四海八荒


12:30  阿难老师 @十三幺


13:00  兔兔老师 @兔兔尔斯基


14:00  橘清酒老师 @橘清酒


15:00  月见老师 @月见君说


16:00  舅妈老师 @金凌舅妈


17:00  曳曳老师 @这里是曳曳


18:00  闵之老师 @闵之


19:00  栒老师 @胸肌三缺一


20:00  吱吱老师 @Cyzey


21:00  窈窈老师 @窈窈


22:00  离言念老师 @疯狂减更离言念


23:00  米且老师 @米且



关注【喻黄圣诞撒糖24H】tag,请期待当天的活动!为老师们打call!!

黄少天熟练地踩上那个专门划出来的小区域,姿势潇洒地坐在高脚椅上,先是说了几句开场白活络气氛,一双黑色的眼眸动人心弦,说话时显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却叫人要陷进他的笑里,摘了星辰赠与他。

前奏响起来的时候,喻文州看着被一束光线包裹住的黄少天想,他以后也是要这样耀眼的。

但愿我可以没成长
完全凭直觉觅对象
模糊地迷恋你一场
就当风雨下潮涨

第一首是张国荣的《有心人》,黄少天干净温柔的声线落进耳里,像是在轻轻搔刮着耳蜗。

痒痒的,却并不讨厌,只觉得……更喜欢他了。

怎么没有花呢?他真想送他一支玫瑰花,让他知道,也有一个男人在模糊地迷恋着他。


昨晚滴文限流了,十头牛拉不回来QAQ

【喻黄】水瓶座的追人法则05

NO.5喜欢的人邀我去个特殊的地方,ta是不是对我有感觉?我要不要主动点?会不会太快了?

——不会,男人就是干。

黄少天只一个眼神的时间,喻文州的大脑就自动生成了答案,然后内心有点小雀跃地跟着黄少天溜了。

毕竟离开KTV这个是非之地他就可以不在黄少天面前丢脸了!

据说地方不远,他们就步行过去,结果沿途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看得喻文州分外眼红,巴不得立马牵过身边人的手说我喜欢你呀你喜不喜欢我你看这月色多美多适合谈情说爱我们在一起吧!

这话有点长,不太符合喻文州的人设,于是被他否决了。前面有一对打情骂俏的情侣走得比蜗牛还慢,黄少天几乎整张脸皱起来,偏头和喻文州咬耳朵:“早知道我们应该坐车去的!”

黄少天皱眉的样子也很好看,眼睛里有光,整个人显得很有生气。喻文州就笑笑说:“说不定你以后也像他们这样。”

“我才不会呢——”黄少天拉长了尾音,夸张地说,“我要是谈恋爱了才不会这么浪费时间,怎么说也得……”

喻文州正想听听看他想说什么,发现前面的情侣注意到了他们,停了脚步看过来。

这就尴尬了,喻文州立马挂上招牌笑容想说抱歉,对面那个姑娘却先出了声。

“你是黄少吗?!”

“啊、嗯……我是,怎么了?”黄少天磕磕绊绊地说,显然也是觉得打扰到他们很不好意思。

“去年你在DAY酒吧工作的时候,我经常去D听你唱歌的,你还记得我吗?”姑娘兴奋地说,“我就是给你送过花的那个!”

“嗯……大概记得,你好啊。”黄少天含糊地说,其实给他送过花的女孩子也很多,糟糕,旁边那哥们脸都绿了诶……

何止那哥们脸绿了,喻文州也差不多——他竟然不知道黄少天以前在酒吧驻唱!怪不得以前黄少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原来都是在给小姑娘唱歌!

“男朋友啊?哈哈,你们去哪呀,我正好要去DAY酒吧,先走一步了拜拜……”黄少天受不住尴尬的气氛,迅速结束了话题拖着喻文州走了。

拐过街角,再绕进一条小街,走了十来米,一盏昏黄的灯照着简约的店名,从玻璃窗看进去,人影绰绰,暖光照在贴了条纹的墙面上,倒像是个温馨的咖啡屋——这就是黄少天以前驻唱的酒吧了。

黄少天推开门,冲喻文州笑说:“带你见识一下这家店的招牌!”

目之所及的都是柔和的灯光,木质的桌椅,棕色木纹的墙纸,加上音响放着轻缓的英文歌,一下子让喻文州放松下来,跟着黄少天坐到了吧台边上。

里面穿着休闲衣裤的男人咬着根烟,慵懒地靠在桌面上,看见黄少天过来伸手打个招呼,“来啦,朋友?”

“嗯,”黄少天笑了笑,“快快快老叶,给我俩上招牌!”

“什么招牌,那是秘制的,你出多少钱啊?”叶修呼出口烟,对喻文州说,“你是新客,就给你打个折吧,但他每次来都喝亏我,怎么说这次也要付五倍。”

“喂喂喂不带这样的啊!驻唱一年多培养的感情就这样没了啊!你今天不是没人唱歌吗?我等下给你唱几首就抵了,而且还没向你要出场费呢!”

黄少天敲着桌子讨价还价,终是说过了叶修,得意地冲喻文州笑,被照成金色的头发蓬松,像是只等人抚摸夸奖的猫。

但喻文州就很不爽,为什么黄少天和这个店主一样的人这么熟啊?还一年多的感情,我们都同居(一栋楼)多久了啊!

切了首节奏感比较强的歌,黄少天说的话都融在了空气中,听得模模糊糊。

酒上来了,喻文州持杯喝了一口,被入口的清苦惊喜了一下,对上黄少天期待的表情,好像在说没有骗你我的眼光不错吧。

“很好喝。”喻文州称赞一句,又抿唇喝了两口。

黄少天也喝了几口酒,放下杯子凑到喻文州耳边说话,酒气丝丝缕缕,呼吸触到喻文州的发丝,让他有点恍恍惚惚的感觉。

“为了补偿你没能去成KTV,我决定给你特权点歌,随便点,只要我会唱。只是好久没唱歌了,没想到还有点小紧张啊,嘿嘿,你想听什么歌?”一双含了光的眼离的那么近,喻文州差一点就要借着酒意亲上去。

“都可以。”喻文州弯弯嘴角说,反正黄少天那副金嗓子唱什么都好听,“你挑自己擅长的就好。”

“嗯……那很难想啊,”黄少天下意识舔舔嘴角,“给你唱粤语歌怎么样?”

喻文州笑起来,“好。”

黄少天熟练地踩上那个专门划出来的小区域,姿势潇洒地坐在高脚椅上,先是说了几句开场白活络气氛,一双黑色的眼眸动人心弦,说话时显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却叫人要陷进他的笑里,摘了星辰赠与他。

前奏响起来的时候,喻文州看着被一束光线包裹住的黄少天想,他以后也是要这样耀眼的。


但愿我可以没成长

完全凭直觉觅对象

模糊地迷恋你一场

就当风雨下潮涨


第一首是张国荣的《有心人》,黄少天干净温柔的声线落进耳里,像是在轻轻搔刮着耳蜗。

痒痒的,却并不讨厌,只觉得……更喜欢他了。

怎么没有花呢?喻文州想,他真想送他一支玫瑰花,让他知道,也有一个男人在模糊地迷恋着他。


如果真的太好

如错看了都好

不想证实有没有过倾慕

是无力 æˆ–有心

像谜 åƒæˆ

谁又会 ä¼¼æˆ‘演得更好


喻文州斜坐着看黄少天的演唱,手中一杯酒不觉间见了底。

黄少天未喝完的酒杯就在一边,他看了两眼,拿在手里,指尖摩挲着杯沿,仿佛黄少天嘴唇的温度还停在上面。

叶修过来给他添了酒,抬眼看了黄少天一眼,对他说了一句什么。

含着烟说话的声音有点模糊,喻文州反应了一下才知道他是说:少天唱歌的时候很不一样。

“嗯。”喻文州握着杯子赞同地点点头,黄少天握着话筒随音乐投入地闭上眼,唱到动情处就眼睫轻颤。


从眉梢中感觉到

从眼角看不到

彷佛已是最直接的裸露

是无力 ä½†æœ‰å¿ƒ

暗来 æ˜Žå¾€

谁说 è¿™ç®—是情愫

喻文州勾着嘴角淡淡地笑着,眼里只容得下那一个浑身发着光似的人。

“但都让人很喜欢。”他说。

TBC.

停车场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subrose

折腾了一下ao3,放几辆旧车,《极夜里》那篇生贺的r只占十分一不准备,而且除了石墨的图片没有存稿了,我写的第一辆车怎么会没存稿???
——所以可以戳原文,放短篇集里

傍大款那篇没有车,但有敏感词

好想写ABO,圣诞发车预警

【喻黄/末日24h】来自新世界

*文会有点慢热

你微微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很久了。

                  ——泰戈尔

云层压着云层,密地透不出一丝缝隙,空气中的湿度很高,雨随时要伴着天空一同塌下来一般。

真是个像末日的好日子。

黄少天被这个想法逗地笑起来,但这不时出现在小说电影里、过往人群口中的两个字,真的成为摆在眼前的事实,反倒让人觉得失去了真实感。

但有了这半个月时间的沉淀,多数人们已经恢复了表面的平静,不是该干嘛就干嘛,就是想干嘛就干嘛。

反正据黄少天所知,他们公司已经成了三对,掰了四对,十几人回了家,还有一部分人去旅游了。黄少天就眼见着宋晓抱着箱子走出办公室,结果第二天就和黄少天说他想去的那个地方去不了,而且签证也很难办,除非他自己游过去。

抱着活在当下的观念去肆意生活的群体迅速壮大,有什么想做的就快去做吧,失败也好会被嘲笑也罢,反正大家都活不长了。

黄少天对这样“平等的结局”有些无奈和好笑,明明没有末日大家也都是会死的啊,早晚问题罢了。

郑轩已经回家陪父母了,知道黄少天还在上下班后纳闷地问他是不是脑抽了。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才脑抽了。只是他家人都在国外不容易过去,他又独自住在B市无牵无挂,与其回家绞尽脑汁想做什么来应对大片空白的时间,还不如去公司把原本要交的ABC方案全写了带来的成就感满足感要好。

你就没什么执念啊心愿之类的,郑轩问,你这样多亏啊,又不会给你发奖金。

黄少天认真想了想,回答他,没有。

这几十年的人生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功过伟业,更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情,像是一辆在轨道上按部就班地行驶的列车,只是被生活推着前进,至于前头有什么,不知道,却也不畏惧。

但黄少天没有严格地要求自己一定要像以往一样按时上班,就像是假期一样,他睡到自然醒,然后赖会儿床再起来,泡一杯麦片煎一个鸡蛋,然后才穿好鞋慢慢走出家门。

街上多数店关了,有些还开着,他错过了公交,就提着公文包在路边悠悠晃到地铁站。

刷卡进站,地铁和公交一样很久才来一辆,他有耐心地等着,听了一会儿新闻里专家对那颗将导致地球陨落的行星的轨迹分析,踏上了列车。

地铁上空荡荡的,许是因为人少,更让人觉得这车轻飘飘的,开得要飞起来了。

超速了。黄少天握紧了扶手想,我要是在末日来临前先死于车祸怎么办?

但黄少天吉人天相,老天大概想要给他一个“平等的死亡”,所以他活着下了车。

出去了才发现天空下起了雨,坠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又像是是重重地落在他的心上,从背脊爬上深深的失落感。

要不,黄少天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缓缓地眨眼,今天就不去了吧。

他站在那发呆,吹了一会儿冷风才略略压下负面情绪,决定先回地铁站拿把公共伞。

下了电梯他才发现鞋带松了,蹲下来系好一边,余光里一双干净的皮鞋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过。他顺便把另一边的也系好,站起来后回头,看见那个身形纤长的人一手拿着相机,打着伞,隐入了雨幕之中。

路过自动贩卖机,黄少天看了好一会儿,选了高中时常喝的一种汽水。气泡破开的滋滋声不断,橘子清甜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黄少天喝了一口,满足地想这个末日可能也没那么糟。

最后黄少天还是去了公司,零零星星几个人。他整理了一下东西,翻出了一块黑巧克力,同事给的,特别苦。办公桌上的仙人球已经很久没有晒过太阳了,他怜惜地捧着看了一会儿,把它带到了天台。

很难说这个星球是被判了死刑才失了生机,还是它本来就在暗中衰退下去,至少从天台俯瞰这个灰蒙蒙的城市,让他的心有点发冷。

或许是因为今天本来就很冷,黄少天回过神,和仙人球告了别,紧了紧衣服下楼,接到了前女友的电话。

末日是有什么奇怪的特殊buff吗?黄少天坐在位置上神游,为什么会让女人性情大变呢?比如他现在在的这家店,平心而论,还是蛮好吃的,但黄少天不喜欢老板娘。她总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天天都在为她的那个倒霉儿子操心。

今天难得的和颜悦色,大概是因为再也不用操心了吧,也没有机会了。黄少天发散地想着,一抬眼,一个浑身带着寒气与湿气的青年走进了店面。

中分的短发,一双黑色的眼笑了笑,不失风度地和老板娘点了餐,回身找个位置坐下。

他手里拿着相机,穿着一双沾了雨水的皮鞋,抬眼对上黄少天的视线。

礼貌性地,他微微一笑,转了视线去看相机里的照片,眼神很是专注。

不知是什么情愫助推着黄少天,他站起来,端着面坐到他的对面。

对方因着他的动作抬头,眼神波澜不惊地看向他。

这是你今天拍的吗?黄少天问。

喻文州点点头,你要看吗?

黄少天凑过去看,是一些普通的街景,在这样末日的背景下,倒像是记录了历史一样。

你不是B市人吧?黄少天问他,觉得也不是很意外。

G市的,费了一番波折特意来看看。喻文州温和地笑笑,视线落在黄少天身上,化作一片柔软。

啊,好巧,我也是。黄少天笑起来,抬眼对上了喻文州的视线。

你知道我一定要来的原因吗?

嗯?什么?

喻文州认真地说,为了寻找生命中缺失的某个人。

黄少天一愣,他如此聪明,一下反应过来喻文州含蓄的意思。无论是否有什么因缘,他在此刻恍然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自己都不明所以的坚持与等待是为了什么。

那么,你找到他了吗?笑意在眼底化开,黄少天托着下巴问他。

找到了啊。喻文州垂眼浅笑,虽然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吃完热乎乎的面,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他们并肩走在街道上,明明才刚认识,却像是默契的老友,保持着完美的距离。

你的手冷吗?喻文州问他,不等回答就拉过黄少天的手捂了捂,然后自然地握住了。

这样走在街上,黄少天觉得也没什么,大大方方地和他说我们去看电影吧,我想看那个片子很久了,但没有人陪我看,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排片了。

结果确实是没有了,但柜台小姐人很好,看见他们拉着手,跟他们说现在有的片可以任他们选择。

黄少天连连夸赞柜台小姐美丽大方,听取喻文州的建议,挑了一部两个人都看过的。

占据着整个播放厅,剧情是轻松熟悉的,他们就边看边聊天,爆米花香浓的气味让氛围轻松又安适。

走出电影院,他们很快就被温差逼地停下来,在贩卖机买了啤酒暖身子。供行人休息的长椅成了他们新的基地,就着慢慢升上来的暖意,他们很放松地聊天,话题滑到哪是哪,从今年比去年冷了到今年世界杯输了多少钱,再到自己小时候被表姐强迫穿过裙子扎过辫子,还是冲天炮的那种。

两人都笑着,不知不觉华灯初上,他们的影子亲密地倚在一起。

朋友圈早就在发什么倒计时24小时,但科学家天文学家都没法确定准确的时间呢,都是在胡扯。但喻文州看了还是说了一句,还有六个小时。

黄少天沉默一下,微笑一下,已经五个小时了啊。

喻文州知道他指的什么,柔声问他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这话很进入角色啊,但黄少天才是混熟了本地的那个人好吧?但他并不计较,问喻文州说,去不去国际广场,听说挺热闹的。

喻文州自然没有意见。

确实是很多人,大部分是年轻人,男男女女脸上多是欣慰的笑容。

电子大屏上用特殊格式写着倒计时——诚挚地欢迎你们,现在距离新征程,还有5时13分20秒

署名是“来自新世界”,他们不约而同笑起来,猜是哪位浪漫之人的杰作。离别更像是另一个开始,何况他们是“平等的结局”啊。

被这样的氛围感染,黄少天心底那一点忧郁再不见踪迹,拉着喻文州顺着人流走,在墙上巨大的画布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想了想,黄少天又在名字旁边加上了几个名字,这才满意地笑起来。

人潮涌动着爆发出欢呼,烟花升空,落下美丽的花火。

黄少天眼里藏着那光,在喻文州耳边说话,喻文州仔细分辨,他说的是——文州,到了新世界,我一定找到你。

我也一定,找到你。喻文州许诺。

从很久以前就压抑在胸口的情感此刻汹涌而出,应着这样的氛围,喻文州揽住了黄少天的腰,吻住了他的唇。

一切都不算太晚。

先有碎石划过大气,经摩擦生出绚丽的轨迹,这样盛大的流星雨,是新世界为迎接他们而献上的礼花。

你好呀,新世界。

FIN.

可能会有新世界

【喻黄】水瓶座的追人法则04

全员ooc好了,想快点完结,预计还有一两章

NO. 4被喜欢的人邀去KTV,ta是麦霸,我五音不全,怎样保住形象?

喻文州是下午四时醒的,睡眼惺忪地伸手挡了挡从窗户落进来的阳光,翻了个身,还是被阳光晒得想发脾气。

王杰希怎么也不帮我拉一下窗帘,喻文州模模糊糊地想,感觉手机一阵震动,趴了一会儿,拿过来睁眼看是黄少天的名字,立刻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黄少天比他醒的早一些,在微信里和他说明天去不去KTV,都是他的一些朋友,挺好相处的。

喻文州坐在床边,伸手揉揉散乱的头发,十分发愁。

让他朗诵金刚经也好过让他在黄少天面前唱歌啊……

一时没收到追人法则的回复,喻文州起身进了卫生间洗漱,一边刷牙一边想自己的悲惨人生。

他以为黄少天挺能喝的,没想到昨晚几罐啤酒下去就懵圈了,这让驾着他回家的喻文州有了点小心思。结果打开门看见了他的舍友张佳乐,瞬间怂了。

张佳乐见黄少天半个人倚在喻文州身上,嘴里还在嘟嚷着“射啊!射门啊!”的样子挑挑眉,把手机揣兜里,进了厨房给黄少天煮醒酒汤。喻文州则是把他扶进了房间,艰难地给他脱了外套,见他难受,又上手给他松了松领口。

这下绯色的皮肤露出来,喻文州觉得不来个经典剧情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买的小龙虾。至于为什么不是对不起啤酒,大概是因为喻文州对小龙虾比较钟爱。

总之,在喻文州凑近了看黄少天颤动着睫毛差一点点就要亲到了的时候,黄少天手乱摸起来。

准确地说是在空气里乱抓,一把抓住了喻文州的肩膀,吓得喻文州一阵心惊,竟忘记了退开一点。

只见皱着眉的黄少天,努力地睁开了一条缝,湿润的眼半掩在睫毛之下,他盯着放大的一张脸看了好一会儿,张张口,又闭上了眼,小声念着:“……文州啊…”

喻文州等了一会儿,见他没了后续,轻轻掰开他的手指,却没舍得放开,直到脚步声靠近才心虚地放回去。起身对走到门口的张佳乐说:“少天好像睡着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麻烦你多照顾一下他。”

这话说得自然无比,好像和黄少天同居已久的人是他一样,偏偏这样的关心又让人无法说出哪里奇怪,若非要说的话,张佳乐想了想没点破,只是说:“少天没睡着。”

这下喻文州纳闷了,什么叫没睡着?那黄少天不是知道自己一直握着他的手不放了?

于是他眼见着张佳乐把黄少天从床上拽起来,熟练无比地把醒酒的汤水塞给他,像个不负责任的家长,一点不温柔地说:“快喝了!”

黄少天坐在床上,捧着碗眼都没睁就乖乖喝光了,手一伸把空了的碗递给张佳乐。然后大概过了五分钟,他就幽幽醒转,一双眼除了有点红,里面一片清明。

转头对喻文州说:“带手机了吗?”

喻文州愣愣点头,还是没忍住,问他:“你醒了?”

黄少天嗯一声,然后手又开始乱摸起来,是在找手机。最后从喻文州手里接过了他的手机,眨了眨眼,兴奋地说:“来,天哥带你打游戏,张佳乐,张佳乐我上号了啊!”

于是大半夜,喻文州拿着手机和黄少天张佳乐一起打游戏。他上了个治疗号给凶猛的两人加血,时不时给他们指挥一下,像个保姆,是操碎了心的。时不时还要分神看一眼身边精神焕发喋喋不休的黄少天,悄悄地想难道这是间歇性酒醉?

确实是间歇性,黄少天到了下半夜又开始迷糊起来,对着喻文州的号砍了好几次。等喻文州神通广大给他摆平了这一关,小人已经没了动作,直愣愣地站着,没文字泡,也不说话。

是睡着了。

于是他放下手机,帮睡着的黄少天换个舒服点的姿势,再盖上被子。怕他热,就只盖了半个身子,一条腿露在空气里。

现在一闲下来喻文州也是累的慌,和在自己房间的张佳乐说黄少天睡了他也要回去了后就下了号。

站在门口回头看黄少天安恬的睡颜,喻文州的心忽的跳起来,想起黄少天模模糊糊的那一句“文州啊”,于是他悄然回去,拂了拂他的刘海,露出光洁漂亮的额头,然后俯身亲了亲他的眉眼。


喻文州从回忆中抽出身,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逼。

他为什么不留在黄少天家,那就可以和他一起睡了啊!

又是一声信息提示,喻文州拿出手机,是回复。

——你怎么什么都不会?怕丢脸就别追了,放弃吧。

喻文州一阵火大,说的什么话,追到黄少天不是迟早的事吗,去就去!



但喻文州完全没想到,推开包厢的门后会是这样一副场景,两个汉子抱住话筒彪海豚音,一群人鼓掌起哄。

你们音乐系的人都这样的吗??!

黄少天显然也是意料之外,干笑了两声解释说:“大概是他们又吵起来了,现在在一决胜负……算了,我听不下去了,于锋这是被逼到什么份上了还非要赢,都要破音了——我们还是走吧!”

于是黄少天拉着喻文州悄悄地关上门,在过道彩色的灯光下,冲喻文州狡黠地眨眨眼:“我带你去个特别的地方!”

TBC

人的心,也是山高水长,悠悠不止。

【喻黄】水瓶座的追人法则03

*此章含,ooc老王x1  ooc老喻x1


NO.3想抓住喜欢的人的胃,但完全不会做饭怎么办?


——叫外卖,在ta来之前把外卖盒子处理好。注意不要叫第四大道的菜,绝对不要。


喻文州在厨房若有所思地盯着锅,最终敲定注意转头给黄少天发微信请他晚上来吃饭。


虽说吧,这撒谎确实不太好,但喻文州喜欢黄少天啊,他还不想毒死黄少天。


黄少天很快回了微信,好几条气泡下来。


——哇,是去你家吗

——还没去过你家呢

——会不会打扰到你的室友啊


喻文州慢悠悠地回复他


——不会*^_^*


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王杰希看了正在笑的喻文州一眼,内心冷笑一声——呵,恋爱的男人啊。


喻文州这半个月和黄少天的关系很不错,会在话剧排练完一起去吃饭,没见面的时候也经常微信联系。


话题都是些生活琐事,除去话剧,占最大比的还是美食,所以喻文州才下了决心要……想要抓住黄少天的胃。


唉,一字之差啊,喻文州叹口气,走进了厨房。


点单的时候喻文州突然想起来,今天的原则提醒他不要第四大道,为什么啊,因为四的音不吉利?


那就先看看别的店——


但由于晚高峰,很多店要么不再接单,要么要等很久,喻文州看了看时钟,怕太晚黄少天就要来了,还是点进了第四大道的页面。


王杰希晚上有饭局,正准备出门,路过的时候看见电脑上第四大道的页面,顿住了脚步。


他等着喻文州从洗手间出来,皱着眉灵魂发问:“你怎么能点第四大道呢?”


“嗯?”喻文州眨眨眼,“因为只有这家店了。”


“你怎么能点第四大道呢?”王杰希恨铁不成钢,大小眼的迸射出忧虑的眼神。


喻文州微笑:“你怎么还不走?”


王杰希被喻文州气地外套穿一半又脱了下来,披在沙发背上,语重心长地和他又吐槽了一遍第四大道。


“哦,”喻文州过去坐下,直击要害,“不就是因为那家店的猫不让你摸吗?”


“……还有炸鸡加柠檬汁。”王杰希补充。


“我今天备注让他们别放,”喻文州眨眨眼说,他记得黄少天也不喜欢加柠檬汁。


王杰希杵着没动,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那只猫怎么能不让他摸呢,明明连喻文州都可以!


“反正也不是给你吃的,你怎么还不走?”喻文州又催了一遍,他刚刚说半天,外卖应该就快来了。


门铃声此时响起,喻文州起身去开门,推开门看见黄少天和外卖小哥站一起的画面只愣了一秒,转头就喊:“王杰希你的外卖到了!”


还在思考人生的王杰希:????


王杰希黄少天还是知道的,学生会会长嘛,他走进来打了招呼,笑着说:“我还以为是文州点的呢。”


喻文州礼貌而不失真诚地微笑:“怎么会……”


黄少天好奇地看室内设计,在房间门口看到了书房里满墙的设计纸,赞叹说:“王主席好厉害啊。”


喻文州听了就不爽了,你怎么不看看我满叠的草稿纸呢!


“他临时有事要走了,就不和我们一起吃晚饭了,”喻文州笑眯眯地说,“是吧王杰希?”


王杰希内心:……MMP


于是王杰希冷酷地嗯了一声,抓了外套走人,他就不信咖啡店的猫也会不让摸!


“洗手吧,准备吃饭了。”喻文州说,“我去端汤。”


“哇,这是你炖的吗!”黄少天凑过去,睁大了眼睛敬佩地说,“你好厉害啊!我煮饭都能煮出生米的。”


喻文州戴上隔热手套,微笑着摇摇头:“不,我不会。”


做人就要坦坦荡荡,喻文州如此想着,又重复说,“嗯,一点都不会。”


黄少天不相信地看他一眼,扬起了眉,高说:“我知道了,你就是在谦虚!有什么好谦虚——”


黄少天便说边上手开盖子,看见了一小锅绿豆汤。


喻文州:“我点了小龙虾,变态辣。”


黄少天:“……我去拿啤酒!”


王杰希冷着张脸回来,决定再有猫不理他他就姓猫,然后开门看见了喻文州黄少天坐地上边看足球赛,边喝绿豆汤的诡异场景。


王杰希觉得很辣眼睛,转头看见餐桌上变态辣的小龙虾——的壳等等垃圾,一片狼藉。


他忍了一下,没忍住:“喻文州你给我把碗洗了再谈恋爱!”


很久以后喻文州才应他,架着个醉了的黄少天说:“我先送少天回家。”


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王杰希:妈的的喻文州,满身恋爱酸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