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喻黄】电台节目(上)

她最近喜欢上了一档电台节目,主持的其中一个很能说话,另一个很会说话。明明只是两个人,讲的也都是些日常,却总是让人有很热闹的错觉。

“听什么?笑地这么开心?”身后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和嗓音。

“哦,喻医生,”她抬起头,摘下了耳机,“我在听电台。”

“是吗,我看你气色不错,最近情况好些了吧?”喻文州坐到她的面前。

“好些了,药也有按时吃。偶尔心情低沉的时候,我就听这个电台。”她眨眨眼睛,抿嘴笑起来。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看来这个电台做得真的很不错,能分我听一下吗?”

“当然可以,”她想了想拔掉耳机,然后调高声音,点下了继续开始,“这个节目很有意思的,叫《鱼你有关》,我原本还以为是介绍鱼的,没想到那个主持说原本这个节目应该叫什么都讲,因为他们什么都讲……”

喻文州听到节目名字时怔了一下。多么巧的事,他的抑郁症病人,在听他和少天的节目。

听到熟悉的声音从扬声器传出来,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大概以后都不会更新了吧。

“诶,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喻文州朝她摇摇头,她却自己笑起来说,“一定是被黄少影响的。唔,更新了,我们从新的一期开始听吧!”

“什么?”喻文州讶异道,少天还在做这个电台节目?

“嗯?怎么了?”她疑惑地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却已经在凝神听电台了,眉头微微地皱起。

「Hello,大家好!我是黄少,他是一碗粥!哈哈哈,你别这副表情嘛,你应该习惯了呀!」

「没事,少天。大家晚上好。」

「咳,我们《什么都讲》今天就来讲讲砍价的学问!」

「少天,是《鱼你有关》。」

「哎呀没关系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观众朋友们啊,我们在讲讲价的学问前先讲今天的一个事!我今天去西市买带鱼,那个老板厚,竟然给我缺斤少两!我当场就看出了他的小动作!把他的肮脏行径公之于众,带着文州转身就走!大家以后买海鲜不要去那家哈,就,G市的西门市场,那家店叫什么来着,我想不起来了,哎这种店谁要记住它的名字啊,文州你还记得不?」

「就叫西门海鲜店。」

「哦,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大家记好了啊,别去!让我们联合抵制缺斤少两的黑心商家!」

「少天,没那么严重……」

喻文州越听越心惊,他不记得自己和少天去过西市,他更是和黄少天已经断了一个月的联系。

她听着笑起来,喻文州想了一下起身抱歉地说自己要去打个电话。她点点头表示理解,犹豫了一下说:“喻医生,你是不是认识黄少?”

喻文州顿一下,点了点头:“怎么看出来的?”

“你的表情很不对劲啊,”她说,“平时看你好像都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刚才却是明显很惊讶呢!”

喻文州笑一下。

“里面另一个人是你吗?声音好像呢。”

喻文州慢慢地眨一下眼,说:“以前是我。”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做个手势,走到阳台拨出电话。他望向欲雨的天空,手机里一阵忙音,没有人接通。

临走的时候,她叫住了喻文州,交给了他一封信,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黄少收。

“原本发邮件也是可以的,但总觉得还是用笔写出来的文字才最能表达我的感谢。喻医生,能麻烦你帮我转交给黄少吗?”

喻文州把信接过来收好,然后温柔地和她说:“我一定给你尽快送到。”

她微微红了脸:“不用那么急的,喻医生那么忙,方便的时候帮我送到就好了。”

喻文州向她笑笑:“再见,我一周后再来看你。”

#

空气中的尘埃飞扬,楼梯的扶手掉了油漆生出锈迹。喻文州停在门前,对了一下手中字条上写着的地址,没有错。

因为没有门铃,他曲起右手的指节,敲了敲微旧的门。

隔音效果不太好,喻文州听见一阵乒乓作响,然后黄少天的声音穿过门板:“文州,去开个门呗,我腾不开手!”

黄少天口中的“喻文州”似乎是应了一声,脚步不急不缓地靠近门口。

喻文州看了看手中的信封,颇有种“我倒要看看你这冒牌的喻文州是什么个来头”的意味。

“请问是哪位?”

喻文州皱了皱眉,这声音,几乎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他想了想回答:“送信的。”

门咔哒一声被打开,喻文州退后半步,看见的却是黄少天的脸。

“麻烦了。”黄少天保持着礼貌的笑容,让喻文州觉得他的表情陌生又熟悉。

喻文州没有把信递给他,站在原地浑身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一般。

“怎么了怎么了?”黄少天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你就是送信的?诶你穿得不像啊?邮政不都是穿绿绿的吗?喂你怎么都不应一声啊?把信给我啊!你不会是来捣乱的吧!看你人模狗样的,不会这么幼稚吧!”

“少天,过分了。你好,请问你真的有事吗?”礼貌又生疏,喻文州想起来是为什么熟悉了,那是他一贯的表情。

“是不是来推销的啊?我们不买保险也不买什么天山雪莲!你卖什么我们都不买的!哇,文州他都不说话的,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推销还这么沉默的!”

“少天……”喻文州紧皱眉头,心里已经给黄少天的症状下了一个判断。

“你不记得我了吗?”喻文州听见自己干涩的喉咙发出声音。

“……”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嘴终于消停了一会儿,然后说,“你谁啊?”

“我为什么要记得你啊?”

在学名上,这叫解离症,也就是大众所说的,人格分裂症。

tbc.

【周橙】是不是因为我好看啊?

夏天写冬天总是很凉快~
——————

苏沐橙把围巾再往上拉了拉,一张小脸几乎只露出那双亮亮的大眼睛。

她隔着热气看着那个还穿着校服身姿挺拔的小哥哥,偷偷弯了弯嘴角。

苏沐橙晚上会出来帮哥哥买夜宵,虽然网吧出来的这条街边上就有很多手推车的小摊,但鱼丸最好吃的还是要多走两条街这家店。

苏沐秋会边吃边对妹妹说:“你看啊,外面摊子卖的食物都不卫生,而且味道也没有这家店好!”

小小的苏沐橙捞了一颗鱼丸放进哥哥的碗里,眨眨眼睛说:“可那家店以前也是摆摊子的……”

苏沐秋就不说话了,把苏沐橙给他的那颗鱼丸捞回去,再附加了自己碗里的一颗,说:“多吃点,你长身体呢!”

苏沐橙晃了晃坐在椅子上还够不着地面的双腿,弯起眼睛笑着说了声谢谢哥哥,之后依旧多走一倍的路程去买鱼丸。

其实去那家店还有一个小小的次要原因。

那就是晚自习下课后会来店里帮忙的那个小哥哥,苏沐橙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美的男孩子,睫毛好像比自己的还要长。

苏沐橙有一次瞄见他的校卡,是隔壁中学的,叫做周泽楷。

冬日的夜晚,寒风凛冽,苏沐橙还攥着十元钱的手有些僵了。她便问一直在旁边默默打下手的周泽楷说:“请问一共多少钱?”

“六元。”周泽楷看向她,瞳仁是纯黑色的。

睫毛真的好长!苏沐橙在内心惊呼,但为什么是六元?

苏沐橙常来这家店,当然知道一份鱼丸五元,刚才想着把钱先给出去就能搓搓手了,只是礼貌性地问了多少钱而已。

“为什么啊?不是十元吗?”

苏沐橙长得可爱,嘴又甜,水灵灵的眼睛笑起来如同两道弯月,特别讨人喜欢。人们并不吝啬对她的夸奖,更别说把她当小公主宠的苏沐秋了。她从来都自信又乐观,此时面对着周泽楷的一张帅脸,一个想法便直蹦出来。

周泽楷一愣,张口欲说,却被眼睛藏在齐刘海底下笑的苏沐橙抢了先。

“是不是因为我好看啊?”苏沐橙也是被周泽楷的颜值迷了心,才会问出这样可爱的问题。

准备捞鱼丸的老婆婆闻言笑了起来,苏沐橙问完便不好意思起来,踮起脚把钱塞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把钱找给她,然后对她摇摇头说:“是因为要打烊了,鱼丸不够。”

苏沐橙眨眨眼睛,小脸红扑扑的,“啊?”

老婆婆便笑呵呵地说:“刚才已经问过你啦,你不是还点头了吗?”

苏沐橙想起来老婆婆刚才确实有问她什么,她其实没有听清,以为是问她加不加醋就点了点头。

“哦……”苏沐橙腼腆地笑了笑,然后睁大了眼睛对老婆婆说:“那、那您帮我装成一碗吧。”

老婆婆答应下来,她也知道一点苏沐橙的事,就问她:“给哥哥买的啊?”

“嗯,”苏沐橙乖巧地点点头,“既然不够,哥哥一个人吃就好了。他晚饭吃很少的,现在肯定饿了。”

“真是个懂事的姑娘,小心烫,啊。”老婆婆把鱼丸打包好递给她,她小心地护着盒子,甜甜地说了一句谢谢婆婆。

她转身欲走,却被周泽楷叫住了。

“你等一下,”周泽楷从里面追出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递给她,“给你的。”

他弯起嘴角向她友好一笑,苏沐橙惊喜地收下,还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哥哥。”

虽然对自己有点不要脸的问题很不好意思,但苏沐橙还是很开心能收到特殊的礼物。尽管,苏沐橙这样的年纪还是更喜欢纯粹的甜食,不习惯微苦的巧克力。

后来遇见周泽楷,他都能从口袋里掏出点什么甜食,有时候是几颗水果糖,有时候是一块杏仁饼干。

苏沐橙的少女心慢慢地发芽,这样的甜蜜被她小心翼翼地珍藏着。

后来苏沐橙也上了和他同一所的中学,但因为初高中部分开,能在学校了见到他的次数,还不及晚上去买鱼丸累计起来的。

这一年的圣诞晚会,苏沐橙被选去跳舞。少女的五官逐渐长开,穿上演出服上了淡妆,就是老师也被惊艳了一把。

结束回来,她照常顺路去买鱼丸。

她的妆没有全部卸完,演出服也还没换,被厚厚的大衣裹在里面。

周泽楷对她笑一笑,给了她一盒巧克力。

苏沐橙弯起眼睛笑起来,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的事,就问他:“为什么给我这么多?是不是因为我好看啊?”

其实周泽楷第一次给苏沐橙的巧克力,是某个女同学塞给他的,原因是他好看,但他不喜欢甜食,就随手送给了乖巧懂事的苏沐橙。

后来几次还真是巧合,但看着苏沐橙接过时的甜美笑容,周泽楷干脆长期在身上带点甜食。

今天圣诞节打折,周泽楷就不同往常地买了一整盒。但他此时不必说实话,只是笑着回了苏沐橙一句,“嗯,好看。”

好看,那就够啦。苏沐橙想,可惜他没有看到我今晚的表演呢。

高三没有晚会,照常在班级自习。但周泽楷看了苏沐橙的表演。他是被方锐拉去的,一路偷偷躲开巡查的老师,心脏紧张地跳着。方锐和他说初二有一个非常好看的女孩,她的表演一定要去看一看。刚好过了一个歌唱节目就是苏沐橙参与的舞蹈,众多女孩中,他一眼就认出了她。

方锐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说,你看你看就是那个了,哇,学校太过分了,这么好看的表演都不让人看,还要关在班级里自习……

周泽楷一句话都没听进去,目光全落在苏沐橙身上。

少女已亭亭玉立,少年见过了这么多年来她的笑容,又怎会不心动?

周泽楷高考考到了外省,苏沐橙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再收到惊喜的糖果,心里的失落化为一个微笑的释然,人生总是要和很多人说再见的嘛。

但这年的圣诞节,苏沐橙收到了一束玫瑰,卡片上没有署名,只写着:“因为你好看,因为我喜欢。”

苏沐橙的唇线拉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冲鸭!阿黄!

黄少天是接力赛的最后一棒。

对方实力强大,拉拉队的声势也十分浩大,而在关键时刻,自己这边却争起了谁跑倒二谁跑倒三,内讧起地硝烟四起。

隔壁组拉拉队的人也太多了吧!

这抽的什么跑道,手气也太差了吧!

这分组恶心,全让我们内耗!

对面是整齐的呐喊声,而这边推三阻四怪这怪那……

他有点紧张,用舌尖舔了舔嘴唇,在原地做热身等待。最后决定的是喻文州还是周泽楷他不清楚,他只需要接过那重要的接力棒冲过终点。

黄少天没看清是谁递给他棒子,反正,都是自己人啊!身后的助威声随他迈出的第一步响起,“加油啊!少天!”

他们已经落后了。

但那又怎样?黄少天握紧接力棒,没有半分停顿犹豫,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风声在耳边呼啸,所有的加油声已经分不清是对手的还是自己的。跑道向前无限的延伸开,那是他们的未来。

去年是他们组胜利,那么今年呢!

他的脑子里清晰地响起喻文州送他上场时说的话:

“少天,结果并不那么重要。”

我知道,都是这样说的,重在参与,重在过程。但……这过程太漫长,失败后的无悔心情又怎能敌过那冲过终点线的一瞬间,而后带来的长久的欢愉呢?

“阿黄——!”人群中某个熟悉的声音穿过大半个赛场,落入他的耳中。

他无奈于这个称呼,嘴角却弯起一个弧度。

临近终点,震耳欲聋的“阿黄加油”短暂停在半空中。

离胜利就这点距离了,那就……冲鸭——!

黄少天双腿酸胀却加快了频率,剧烈晃动的视野里,终点处站着很多熟悉的人。

喻文州微笑着,无论成败,他都会静静等待着他的剑圣归来。

【喻黄】拥抱

喻文州今天的比赛输了。

黄少天急得在家里团团转,又是打电话求救,又是上百度搜索怎么安慰心灵受伤的人。

苏沐橙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喻队你还放心不过吗?”

“不放心啊!当然不放心!”黄少天一屁股坐在地毯上,“文州也是人啊!而且是我喜欢的人!”

“嗯,那你不要主动提这个事,就顺其自然。”苏沐橙思酌一下回答,“看实际情况怎样再定,如何?”

黄少天抓抓头发,含糊地嗯一声,算是接受了这个建议。

喻文州得好一会儿才能回来,黄少天眨眨眼,又爬到电脑前面开始百度。

但看了半天黄少天其实什么也没看进去,他脑袋放空地干坐了一会儿,伸手关掉了电脑。

“白斩鸡……白斩鸡,文州喜欢吃白斩鸡……”黄少天系上围裙在厨房里忙碌起来,摸了半天水都烧开了,他才发现冰箱里没有生鸡了。

锅里的水在沸腾,不停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溅出来的水落入蓝色的火焰里,立马蒸发成水汽融入空气。黄少天带着火气,动作有点粗鲁,两步过去关掉了煤气,一时间有点想流泪。

他怎么什么都做不好呢?他什么都做不到。

喻文州却在这时候回来了。

他关上门,换上常穿的拖鞋,走到客厅把外套放下。

“少天?”喻文州走向呆站在锅炉前的黄少天。

黄少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都是同样骄傲的人,骨子里都留着渴望胜利的血。

“怎么了?”黄少天一声不吭,喻文州自然发觉了他的不对劲,柔声问他。

黄少天抿抿嘴,怎么还变成了文州来问他这个问题了?文州本来就难受他还这一副奄奄的样子,文州得多糟心啊!他得打起精神来!

“……文州,”黄少天背对着喻文州吸了吸鼻子,“我们去外面吃白斩鸡吧,家里没有了。”

家里怎么能没有了呢?还要让文州再出去一趟,多累啊!黄少天又有点生气起来。

喻文州轻轻抚一下黄少天的背,让他消消莫名其妙的气,然后把他扳过来正对自己。他的目光落在黄少天的微红眼眶上,他伸手摩挲一下他的脸,“怎么这么难过?”

“我当然难过……”黄少天握住他的手,样子看起来有点委屈,“你明明那么好,是全世界最好的!别人怎么就都看不见——”

“少天,”喻文州打断他的话,把他的手拉下来,认真地看着他黑色的眼睛说,“我只需要你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你自夸,不要脸!”黄少天憋半天却蹦出来这么一句话,把喻文州逗地笑起来。

“明明是你先自己夸我世界第一好的,怎么,还不许我承认了?”喻文州实在是想亲亲他的脸。

“不许,只能我夸你。你要这样回答我才对,”黄少天说起夸自己的话也不脸红,眼睛闪烁,“不,少天,我不够好,你才是世界上最好的!——懂了吗?”

“可你不安慰我就算了,怎么还骂我不要脸?”喻文州跳过这个话题,压低了声音,一副好像真的很难过的模样。

“你要我怎么安慰你?”黄少天从善如流地问他,刚刚苏沐橙和他说顺其自然简直是废话好吗!

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松开了他的手,朝他张开双臂,微笑着看他。黄少天意会,一步清除他们之间还留着的那一点距离,抱住了他。

他们脸贴着脸,胸膛贴着胸膛,彼此的心跳回响在耳边,他们默契地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就能明白彼此在想什么。

不管是难过还是沮丧什么的,都没有关系哦,只要一个拥抱就可以了。

“走吧走吧,去吃白斩鸡!”抱地有点久,这就有点太腻歪了吧!黄少天伸手推了推喻文州,但对方显然没有手的意思。

“喂……”

“少天,让我再抱你一会儿吧。”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说,“明天我会接送你的。”

明天必定是艰难的一战,但他却没有说你一定要赢或者怎样,而是说自己会一直陪伴着你。

“嗯,”黄少天把头往他的脖子里埋了埋,眼泪濡湿了他的衣领。“对了,文州,我忘记和你说一句话了。”

“什么?”

黄少天牵起嘴角说:

“欢迎回家,文州。”

你是我们的骄傲。

相爱不相杀

希望决赛看到喻黄家暴!!!
——————

什么什么?

黄少天开着直播打游戏,弹幕里却全在刷即使投票剑与诅咒也要如影随形。

喂,你们专心点好不好啊!!黄少天佯装生气地说,嘴角的笑容却根本没控制住。

“不行不行,专心不下来,这可是黄少你和喻队的生死决斗啊!”

决什么斗,我们天天都pk的好不好!都玩儿似的,哪来什么生死!

“b萌投票决赛是你们俩!我们蓝(喻)雨(黄)粉都不知道该投谁了!”

哦,投票啊,有什么好纠结的!当然是投你们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帅气值爆表、操作剑圣大人的妖刀黄大爷我啊!

“……黄少,在你不要脸的这一分钟里你的票数被喻队赶上了……”

……什么,不行不行!那我来拉个票吧!

黄少天边打开b站页面边嘴里说相声: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票只有一张蓝雨只有一个大王!……

竟然是黄少天本人要参与投票,直播间的人多,黄少天的票数立马来了一波疯涨。

“……赶上了赶上了!”

诶,我说吧,你们黄少一出手!就知票数全留我!

黄少天干脆地点下了确认投票。

“等等,黄少,你刚刚投的是喻队……”

嗯,因为我可怜他嘛!黄少天心怀宽广道,这是我作为他多年队友的兄弟情!

“神他妈兄弟情!”

“喻黄粉呢!摇旗呐喊我们cp第一甜!!”

“等等,我刚刚怎么好像听见喻队的笑声了!”

队长,你投票了吗?就那个什么b萌!

“喂,怎么直接喊的啊!喻队真的在你房里吗!!”

“投了。”喻文州没坐在摄像头前,声音从不远不近的距离传来。

“投给谁了啊?”黄少天继续问。

“当然是少天啊。”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少天啊。

决赛最后的结果只有一票之差,至于谁赢了,这并不重要。

还有很多个属于他们的夏天。

【喻黄】怕蛇

@幽幽呦呦呦 点的竹马,神他妈校园竹马还是写天天比较多……比较ooc

黄少天怕蛇。

是真的怕,或许这和小时候黄妈妈赶他上床睡觉,都骗他说“不睡觉老蛇就要爬进来吃掉你了!”有一定关系。

为此,黄少天每天都乖乖上床睡觉,并且在学校午觉的时候也劝一起长大的苏沐橙快点睡,不要去打扰偷偷看书的喻文州。

苏沐橙很不高兴,为什么你老叫我睡觉,就是不叫文州睡觉?他不睡觉就不会被老蛇吃掉吗?于是被半放养式长大的那时还有点野的苏沐橙,直截了当地告诉黄少天那都是假的,根本没有什么老蛇!你妈妈骗你的啦!

黄少天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苏沐橙又嘟起嘴说不信你问文州啊!

喻文州从被子底下探出半个脑袋,手里还抓着他的动物世界,认同地点点头。

黄少天眨眨一双大眼睛,瘪了瘪嘴,心里又气愤又委屈,他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黑暗,他的妈妈是坏皇后吗?竟然一直欺骗他!真的是好过分!不能原谅!!

回去之后黄少天摆着张愤怒的小脸和妈妈对峙,黄妈妈一脸不明所以地问他是不是被别的小朋友欺负了,问完心里又否认了这个观点,黄少天这么皮欺负别人还差不多呢……

黄小朋友怒吼道:“骗人的黑心皇后!”

然后黄小朋友的屁股就开花了。

上床前黄小朋友还是不服气,你就是骗我的!根本没有老蛇!文州不会骗我的!

哟呵,你这个小兔崽子,还信别人不信你妈妈我了!这以后还得了!

黄小朋友见势一怂,迅速钻回了房间,乖乖躺好准备睡觉。

这晚黄少天睡得不好,老觉得有什么嘶嘶声在耳边回响,睁眼一看,哇!墙上那条爬来爬去的黑影子是什么呀!!他吓得用被子呼啦一下蒙住了头,糟糕!是不是老蛇想把我吃掉!妈妈说的没有错!真的有老蛇!喻文州骗我!!我再也不要和他玩了!!!

喻文州一早上都觉得有一束强烈不容忽视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转过头去看黄少天又躲开了,傲娇的一声哼令喻文州一脸茫然,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没关系,我们会保护你的!”苏沐橙听了黄少天对昨晚添油加醋的描述后,立马相信了他的话,拍拍胸脯非常有义气道。

黄少天感动得眼泪汪汪,沐橙你真是太好了!比说谎的喻文州好多了!——全然忘了先是苏沐橙告诉他是老蛇是假的。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喻文州眨眨眼睛问道。

“就是真的!好粗一条呢!肯定是我妈妈说的老蛇!”黄少天很激动地笔画着,不满地对喻文州说:“对了,我不和你玩,你骗我还不相信我!你走开!”

喻文州被指责地很委屈,皱着眉头想了很久才回答说:“可能那不是老蛇……”

“那是什么啊?!”黄少天没有喻文州高,只好扬着头叉着腰做出社会人的风范。

“可能……是一条比较年轻的蛇!”喻文州很认真地说道。

“为什么呀?”苏沐橙好奇道。

“因为,你家比较高,老蛇爬不了那么高。”喻文州分析道,黄少天信任地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我的布丁分你吃!”

很久以后黄少天才知道,那天晚上的嘶嘶声是妈妈在门外叫来唬黄少天的,而影子只是因为窗帘没拉起来,被带子束了起来被风吹地摇换起来而已。真是太可耻了!

但黄少天长大以后还是怕蛇。一群少年去河里摸鱼看见条水蛇兴奋地去抓,黄少天脸直接一白,抱紧了喻文州的腰乱嚎。喻文州温柔地去安抚他,结果腰上还是给黄少天的爪子生生抓出几道痕迹。

痛倒不是很痛,就是有点惊讶黄少天这么大的反应。黄少天很紧张地把他的伤口看来看去,低着头和他保证下次一定不会了。

苏沐橙在一旁听得笑起来:“什么呀还下次,放心,方锐他们被你吓得以后再也不会叫你去抓鱼了!”

黄少天气急地解释,脸都红了:“我以后就不怕蛇了,真的!”

喻文州倒是温温柔柔地应下来,顺顺黄少天的背说:“少天怕蛇也没有关系的。”

黄少天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文州你老宠着他干嘛,又不是你儿子!”楚云秀走过来递给黄少天一片口香糖,刚刚看见黄少天大叫笑得最欢的就是她。

这怎么能忍!黄少天大叫着要把楚云秀买的的CD给掰了,苏沐橙就帮着楚云秀说那就把你的武侠小说全给撕了!场面一下子又乱了起来,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

“但是我喜欢的人啊。”

小声的回答被淹没在喧闹声中,没有人听见。

黄少天却感应到他的视线般转过来头来看他,眨眨眼笑了起来。

你喜欢一个人,从眼神里就表露无遗。

200fo了…悄悄问一句有没有点梗的?不写车和兽化嗯…

【喻黄】剑圣养成计划 03 (愉快年上

*前文:01 02
*今天依然是十二岁的中二天
————————

“我想要、飞地更——高——!”黄少天捂住嘴,尴尬地咳了一下,“对不起对不起!我……再来一遍,我这次绝对不破音了!”

张佳乐放下手中的拨片,过来拍拍他的肩:“都和你说了……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吧,这样练没用,对嗓子也不好。”

“是啊是啊,我们排练时间还是有的!快点好起来啊!你这唱的还不如我呢——”方锐附和道,却非要吐槽那么一句。

黄少天抬脚踹他一下,吸吸鼻子去抽了张纸擦鼻涕,感冒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唱歌会破音!

黄少天蹲在角落看着他们排练,张佳乐临时接过主唱的重任,和大家排了一次经典的摇滚曲目《don’t cry》。

孙翔的外套被他脱下来系在了腰间,头发随着鼓棒的起落飞舞,大家训练时都穿得很少,只有黄少天穿成了个球。但黄少天靠在墙边还是有点怀疑自己出门穿太少了,现在止不住地浑身发抖,脑袋也晕晕乎乎的。

黄少天眨眨眼又坚持了一下,才开口和大家告别,先回家去了。

自上次喻文州帮他处理耳洞发炎的事情以后,他就把自己要暂时担任乐队主唱参加圣诞晚会的事和喻文州说了。喻文州果然没有怪他,只是边微笑着把杯饮料递给他,边让他不要因为排练去撒谎逃击剑的课。

黄少天没想到喻文州连这个都知道,有点心虚地低头喝完了果汁,抬头的时候看见喻文州正笑着看自己说:“少天,紧张什么,我又没有怪你。”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喜欢,我都支持你。”

这声支持实在是太感人,虽然后面带上了成绩不能下滑的要求,黄少天还是欢天喜地地答应了下来,然后……他就忙成了狗。

一边要和大家协商时间去排练,一边要应付魏琛那边的逐渐加强的训练,还要兼顾成绩不能下滑太厉害!

黄少天坚持了半个月就叫苦不迭,觉得这狗日子根本不是人过的。不过嘴上这么说着,他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况且每日在喻文州煲的汤的调养下,黄少天还是身强体壮生龙活虎。

甚至还长高了一点五厘米,这让他开心坏了,吃饭的时候弯着眼睛,露出虎牙和喻文州炫耀。

天气慢慢转凉,到了连黄少天都穿起了毛衣的时候,也慢慢接近了圣诞,但在这个关头,黄少天却感冒了。

这感冒可不是说好就能好的,吃药吃了好几天,除了纸巾被他用没了几包,别的啥都没有发生。

黄少天出去后在站台等公交车,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是要飞升了吗?不,这都快要被这呼啦呼啦吹着的冷风给吹死了好吧!怎么车还不来啊!

黄少天缩了缩脖子,要是出门之前有带围巾就好了。黄少天不顾自己英俊帅气的形象,蹲在地上缩成了一团以减小被风吹的面积,远远看过去就是毛绒绒的一个蜜汁物体,不过好在,这大冷天的附近也没啥同学可以目击到。

外套的连帽有点小,黄少天拼命扯了扯,耳朵还是孤独地被露在外边吹地通红,黄少天腾出只手摸了一下,卧槽,这还是我的耳朵吗!这就是块冰吧!

天杀的公交车这时候终于来了,黄少天把手插在口袋跳上车,安享到了车里的暖气,觉得自己的体温终于回升了一点。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黄少天的鞋正歪七扭八地躺在地上,喻文州弯腰把他们放回到了鞋架里本属于它们的位置上。

没有听见黄少天的声音,客厅里也没有黄少天的身影,不过他的包却被丢在了沙发角落里。

大概是房间吧,喻文州猜测。而后转身进了厨房,把带回来的晚餐又温了一下,摆好了碗筷才叫黄少天出来吃饭。

平常他叫一声黄少天就该呼呼喝喝乒乒乓乓地出来了,今天却是毫无声响。

喻文州敲了敲他的房门,仍旧没有得到回应,他疑惑地推开房门,看见黄少天在床上把自己整个人都裹在了被子里。

“少天?”喻文州微皱起眉,走过去把他的被子拉下来一点,露出了黄少天通红的双颊。

他难受地哼哼一声,有点委屈地撅起了嘴。

喻文州弯着腰,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烫地吓人。

黄少天微睁开一点眼睛,发现有个人影在晃,就知道是喻文州回来了。他大概又是让文州担心了,黄少天心里有点懊恼起来,却是无意识地叫了喻文州的名字。

“少天、少天,你吃过药了吗?”叫了他两声没得到他的回答,却听见了他依赖地叫着自己的名字。

黄少天前几天感冒他也知道,一直都没有好,可能今天是累积下来病情加重了。

喻文州直起身子去客厅拿药箱,发现黄少天回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感冒药,但他现在是在发烧。

药箱里有退烧贴,喻文州进了房间动作轻柔地在黄少天额头上贴好,穿上外套去楼下的药店里又买了一些退烧药回来。

再回来的时候黄少天清醒了一些,喻文州看着他就着温水把药又吞了下去才放了点心下来。

“饿不饿,你现在发烧,我去给你熬粥?”喻文州把黄少天的背角掖好,轻声问他。

黄少天脑子还混混沌沌地,没有出声,只是盯着喻文州摇了摇头,又点点头。

“那你先睡一会儿,我等下叫你。”喻文州给他一个安抚的笑容,给他再调了下空调的温度,才轻步走了出去。

熬粥倒也是快,喻文州简单地吃了一下晚餐就好了,端进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睡着了,紧闭着眼睛发虚汗。

明明知道应该是吃下去的药在起作用,但黄少天一直发抖的样子还是触动了喻文州。

他心疼地拨开了黄少天的头发,犹豫着该不该叫他起来喝粥,黄少天却感受到喻文州在面前前,自己睁开了眼睛。

黄少天生病时的眼睛没有平时的亮,却是十足地水,让人感觉心纠着疼。

“少天,起来喝粥。”喻文州轻揉了一下他的头发,叫他。

黄少天却摇了摇头,挪动身子凑过去一点点,小声地说:“文州……我冷……”

喻文州把手探进他的被褥里,发现房间暖气根本没有用,黄少天的被子里都还是冷的。

他想了一下,掀开了被子上了床,伸手抱住了黄少天给他取暖。

黄少天自然地缩在他温暖的怀里,把头往他的胸膛埋了埋,闭上眼,沉沉睡去。

喻文州轻拍着黄少天的背哄他入睡,等着黄少天的身子慢慢回了暖,才松了口气,自己也在不知不觉间,拥着他睡着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