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飞车奔月🌙—中秋喻黄24H车组联文企划

已经定时好了~

五谷丰登蟹老板🐟🐕:

中秋宇宙飞车,装载最酷的黄色废料奔向月球


各位可以关注tag飞车奔月啦,9月24日00:00准时发车


感谢诸位太太的加入,艾特如有打扰十分抱歉。  




飞车奔月🌙联文参与名单:


00:00  @猫不食草 


01:00  @山钟🌟会努力高产🌟摇暮 


02:00  @回云 


03:00  @茉色入画🌸 


04:00  @祖柳 


05:00  @夏夏夏川 


06:00  @江桥 


07:00  @自己骺死自己的字典典典 


08:00  @极夜觅光 


09:00  @半叶·å¤œæ®‡ï¼¿å£¬è¿©äº¡æ¢“ 


10:00  @胸肌三缺一 


11:00  @桃花娓。 


12:00  @+CEZZ+ 


13:00  @暮钟 


14:00  @繁牧 


15:00  @薄酒清茶 


16:00  @苍楠 


17:00  @白桦林 


18:00  @🐟林弃叉烧包 


19:00  @青北 


20:00  @五谷丰登蟹老板🐟🐕 


21:00  @一九二九.🐬🐣 


22:00  @鬼马酒 


23:00  @一曲说 




向着🌙出发



开学啦…可能以后时不时才会蹦出来一下……这个是一位非常可爱的画手帮我画的天天!太可爱了我的可爱天天!我下次放假就把天天圣诞表演的剧情写出来!!
麻烦不要用稿子哦!

【喻黄】一期一会

请不要忘记 比起我
你自己的笑容更请你不要忘记

——中岛美佳《一期一会》

*兄妹的故事是做梦梦到的,
*关键词是很久以前的意外重逢

00

黄少天半蹲下来,手忙脚乱地去安慰哭的眼泪肆流的小女孩。他刚下班,还穿着警服,却浑身上下摸不出一张面巾纸,只能用手擦去她的泪水,说:"别哭啊,别哭,小妹妹,你是迷路了吗?告诉哥哥怎么了好不好?"

女孩摇摇头,咬着下唇说不出话来。事实上,她刚刚抓住黄少天的衣袖的时候,满脸的焦急,却是一句话也还没有说。黄少天一问她怎么了,她就瘪起嘴委屈又无助地哭了。

黄少天最怕人哭,手足无措地把她带进怀里,轻拍她的背安抚她。“不哭不哭了,我会保护你的——你喜欢糖果吗,我给你买糖果,好不好?”

黄少天耐心地等待她平复下来,眼眶红彤彤的,浮着一层水光,她吸吸鼻子张口欲说什么,却随着目光一同顿住了。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黄少天微皱起眉,转头看见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男子往这里来。

男子喘着粗气,面上满是焦急的神色,“阿雅,你在这!吓死哥哥了!”

黄少天起身,把小女孩护在身后。

男子顿了一下,然后急忙解释:“警察同志,这是我的妹妹,我带她出来买点东西,结果一转身她就不见了,多谢你照顾她!”

黄少天点点头,低头柔声问小女孩:“她是你的哥哥吗?” 小女孩点点头,却抓着他的裤腿布料没有放开。

“阿雅,快过来,我们回家,哥哥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弄丢你了!” 小女孩犹豫着没有动,黄少天察觉到了不对劲,转身挡住那人的视线,对小女孩说:“你喜欢糖果对不对?”

未待小女孩回答,黄少天从兜里真的掏出了糖果,在递给她的时候,借机撩起她的袖子。

在右手臂上,女孩白皙的皮肤衬地那一块紫色的淤青更令人心惊——虐童。

女孩小心翼翼地看黄少天一眼,黄少天吸口气,抓住她的手对她微笑一下。然后转身,脊背挺直,对那个男子肃声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大概需要先去警局做个笔录。”

01

黄少天把兄妹两人送到后想了想,问道:“我能上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只是我们兄妹刚搬到这,家里有点乱。”林安回答道,林雅抿着嘴安静地看着黄少天,没来由地让他的心一阵发紧。

方才他们去过了一趟警局,黄少天了解到男子叫林安,父母早亡,一直和妹妹相依为命,为了妹妹能过上更好的生活,不停努力,现在已经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黄少天扫了扫他的着装一眼,可能这工作的工资还不低。

另一边,楚云秀检查了林雅的身体,除了那一块淤青并没有发现别的伤,也没有旧伤的痕迹,不像是虐童。

而林安对这块淤青的解释是前段时间整理搬家,林雅不小心撞到家具弄的。 黄少天点点头,却不能相信他的一面之词,但林雅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话,甚至在看到摄像头的时候再次大哭起来。

这太奇怪了,林安也皱起眉头说他妹妹最近不知怎么了,就是不肯说话,会不会是中邪了云云。

什么中邪,黄少天和他们一起走出电梯的时候心想,我才是中邪了吧——迎面走来的那个人竟然是喻文州!

喻文州也看见了他,目光接触的时候黄少天尴尬地快死了,但喻文州的视线只是停了一下就转到林安兄妹身上,对他们点头微笑一下。

什么什么?认识啊?

“喻先生,下午好啊,”林安也笑了笑,“昨天搬家具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喻文州温和地说,“真巧,你也认识黄警官啊。”

“啊?黄警官只是好心照顾我妹妹,你们认识?”林安看看黄少天再看看喻文州。

“……呵呵呵,”黄少天干笑几声,心里默背了一遍他的电话号码,而后对喻文州说,“我们还有点事,回见啊。”

02

确实可以看出来是新搬的家,黄少天环顾一下,问道:“这套房不错啊,哎,这住房问题真的太大了——你之前住哪?”

林安正在倒水,回答了个在西城的地址:“这里离公司比较近嘛。”

黄少天点点头,接过了水杯,林雅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盯着他看。

“嗯?”黄少天微皱眉,“你这还装了摄像头?”

“哦,防贼、”他迅速说道,“而且阿雅一个人在家不放心,有个摄像头安心一点……”

“小雅不去上学吗?”黄少天捕捉着他话里的信息,眼神锐利。

“啊…小雅比较内向,而且她最近还不肯说话……”

“那你座机放这么高,平时有电话,或者小雅有事怎么办?”黄少天指指那个放的高高座机。

“小孩子都比较皮嘛,我怕阿雅乱打电话…有事拿个椅子垫着就好了、而且我一般不打电话回家……”林安明显前言不搭后语,却见黄少天弯下腰和小姑娘搭话去了。

“你的房间里有公主吗?”黄少天笑着问她,两颗虎牙露出来,很有亲和力,“能带我去见见她们吗?”

林雅点点头,拉着他的手往自己的房间走。

林安就跟在他们后面,看着林雅给黄少天取出自己心爱的公主。

墙壁被刷成了浅浅的粉色,是很普通的小女孩的房间。

“绘本?这是给我的吗?” 黄少天看向林雅。

林雅神色认真地点点头,把绘本往他怀里再重重递了一下。

黄少天知道林安还站在门口,收下绘本看了看,说:“谢谢你,我下次请你吃冰激凌怎么样?”

林雅对他露出一个笑容,视线又落到了他手中的绘本,黄少天不由得抓紧了绘本。

那是林雅的希望。

03

黄少天告别他们后就给喻文州发了短信,问他有没有空。 喻文州很快地回了,和他约了个餐馆顺便吃晚饭。

黄少天一点也不想顺便,他为的明明是正事! 于是他火急火燎地吃完后,就怒瞪着吃得悠哉悠哉的喻文州,“你吃快点行不行?喻文州你真的很有问题啊!”

喻文州却微微一笑,抬眼说:“有问题想问明明的是你吧,少天。”

黄少天舔舔嘴唇,好吧他确实有问题,还是开门见山点好。

“你对那对兄妹了解多少?我需要你提供些信息。”黄少天敲了敲桌子,“你不是他们邻居吗?”

喻文州终于放下了筷子,把胳膊撑在桌子上,说:“就为公事?久别重逢,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黄少天:???!

“说什么?说好久不见啊喻总喻老板你又帅了!快点告诉我信息然后滚蛋行不行啊!”黄少天一点就燃,像只炸毛的猫一样。

喻文州却并不生气,反而笑起来:“少天,原来你没有忘记。”

“啥?你吗?”黄少天翻个白眼,“你化成灰我都认得,怎么会忘掉。”

喻文州轻轻地摇摇头,念出一句歌词,对着愣神的黄少天继续说道:“能看到你还和以前一样我就放心了。”

黄少天抿唇,摆摆手说:“我当然变了,你不知道而已。不过你明显是变了。”

喻文州疑问地看着他,黄少天却端正了坐姿,强行转移话题。

“你隔壁的那对兄妹是刚搬来的对吧?” 喻文州点点头。

“我怀疑他们家里发生些什么事情,我说不准是虐童还是什么,云秀说不像虐童,但他们身上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黄少天继续道,喻文州认真地听着,:“说说你看到的。”

“这是那个小姑娘给我的。”黄少天把绘本取出来,推到喻文州的面前,然后和他说了事情的经过。

“林安明显在说谎,担心自己的妹妹又怎么可能把电话放那么高,而且这个绘本就是从书包里拿出来的,着像是不想去上学的样子吗?”

喻文州边听黄少天说自己观察到的疑点,边翻着绘本,是个王子从魔王手中救下自己年幼的妹妹的童话故事。

“我已经翻了两遍,你能发现什么吗?” 黄少天问他。

喻文州抬起头,“猜测的话,可以大胆一点,少天。”

黄少天闻言挑挑眉:“你这点倒是没变——你有什么大胆的猜测,说来听听?”

“哥哥叫林安,妹妹叫什么?”喻文州问他。

“林雅。”黄少天把右腿搭左腿上,“你想到什么了?名字有什么奇怪的吗?”

喻文州把绘本翻到第一页,转过去给黄少天看,手指点了点用铅笔写得歪歪扭扭的名字。

“林——维?”黄少天皱皱眉,抬头看喻文州,问,“这是写错了吗?”

喻文州却摇摇头,上身靠到椅背上,否认道:“我觉得没有写错。”

“那你什么意思?”黄少天急切道,“你想到什么了?”

“我觉得,”喻文州用修长的手指点点那个王子,说,“林雅还有一个弟弟,遇害了。”

这猜测也太大胆了,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你——”

“别急着否认我,少天,这明明很好查。”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说,“你不会还没有找他们的资料吧?”

黄少天恢复平静的神色,“叫郑轩去查了,还没发给我。”

喻文州点点头,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如果我和你一起看绘本你会急着翻页吗?”

这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黄少天嫌弃地回答:“当然会啊,你手那么慢——”

“翻页了,就会留下——”喻文州引导他说出答案。

“…指纹?”黄少天扬眉。

喻文州点点头,把绘本拿过来又翻了一边。

“天呐,如果真的是这样,小雅也太聪明了吧!她才十几岁!”黄少天正感叹道,手机收到了邮件。

一张纸片从夹层掉下来,喻文州微讶地看看没封完全的尾页,里面藏着的,是一张照片。

“欸,郑轩把资料发过来了。”黄少天朝他挥挥手机,“我先看一下哈……”

喻文州却微笑着把照片递给黄少天:“也许她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想把这个交到你手上。”

照片分明是林雅和一个还更小一点的男孩,背景是游乐园,两人手里各拿一个气球,都笑的很灿烂。

04

喻文州绕过桌子和黄少天一起看了资料,林安确实还有一个弟弟。

“林安一点都没有提起过他的弟弟,他的家里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他的弟弟在家里,你觉得是什么原因,总不可能是被亲戚领走了吧,他们家里条件真的挺好的。”黄少天推推喻文州,“你觉得怎么回事?失踪?绑架?”

“那他不可能这么气定神闲。”喻文州回答,“他们刚搬过来几天,我没有见过他有一丝的焦急。”

“哦,那还有什么信息?没了?”黄少天说,“你怎么这么没用啊喻文州!”

喻文州冷漠地回嘴,“只是邻居,成天大门紧闭的,你还想我知道多少?”

黄少天很想踹他,“那你说林维哪儿去了?”

“最坏,也是最可能的结果,”喻文州抬头看他,“被林安杀了。”

黄少天震惊地血液都停了一秒,显然并没有想过这个结果。

“你没注意吗?”喻文州把资料翻到家族病史,“他的家里有精神病史,父亲是被精神病的母亲杀死的。”

“那他说父母双亡……他的母亲是怎么死的?没有被送入监狱吗?”

喻文州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觉得…是被他杀了?”黄少天紧蹙着眉,困惑又心惊。

“你觉得林雅是中了邪吗?”喻文州默认,随后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黄少天摇摇头:“你知道我不信那些东西。说是中邪,顶多说是看到了不好的东西。”

喻文州点点头,“和我想的一样。我觉得林雅可能知道了她弟弟的失踪与自己的哥哥有关。但是她——”

“最近不能说?”

“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敢说。”喻文州觉得这些都通了,“林安不仅不让她去学校,而且换了房子,装了摄像头,还把座机装到林雅够不到的地方。她原本想告诉你,但是林安很快地追了过来,后来你们去了警局,到处都是摄像头,所以她因为恐惧,也没有说。”

黄少天握紧了手机,“林维……”

“至少在他们以前住的地方附近。”喻文州呼出口气,说,“通知郑轩他们吧。”

黄少天打完电话才反应过来,“不对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凭什么命令我啊!”

喻文看着他:“忘记告诉你了,我这次回来——”

“不要告诉我你又被调回来了!”黄少天一个反应剧烈地像是想自杀,他真的是中邪了吧!?

“不是,”喻文州否认,“我就回来出个差,房子是很久以前家里人买的。你很希望我回来吗,少天?”

“希望个屁,我希望我们永不相见!”黄少天推了他一把,“坐回你位儿去!”

“不,我们该走了,”喻文州起身,“黄警官,请问我需要回去和你做笔录吗?”

黄少天:“……别浪费我时间!快走快走!!”

05

天色微亮,宋晓那边发来消息说是已经找到了林维的尸体。

林安被捕的时候没有挣扎,反而一直和林雅说话让她要好好照顾自己,林雅被楚云秀护着,低着头无声地流眼泪,颤着小小的身子。

黄少天沉默不语,看着林安被押上警车才问喻文州:“是精神病院,还是监狱?”

晨风起了,喻文州叹了口气。

这个问题,几年前助推了他们的分手。黄少天坚持认为罪犯都应进入监狱接受惩罚,不能借着有精神疾病的名头就进入病院躲避法律责任。而喻文州则不然,认为黄少天的想法过于执拗,矛盾越来越大,以至于最后喻文州的调职通知下来,黄少天直截了当地提出了分手。

“无论如何,罪犯会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06

林安十五岁时亲眼目睹父亲被杀,弟弟妹妹还在房间里睡觉,他就在反抗中失手把发狂的母亲杀了。两年后爷爷奶奶过世,亲戚朋友中没有一个人想收养他们,林安就辍了学,独自在社会中打拼。

生活过得很清苦,直到林安接触到了违法的行业才有了转机,他心知这样不对,却不忍弟弟妹妹过得不好。他接手工作后的确获得了很多的利益,给家里添置了很多东西,也很快带着弟弟妹妹搬到了条件不错的房子。但上层的贪心与他心理的反抗无时无刻不在逼迫着他,他的压力越来越大,在一场酒宴后回家爆发,将起来上厕所的弟弟杀了。

清醒过来的林安在客厅坐了一夜,却在面对妹妹的时候,自动说了林维很快回来的谎。甚至也对自己说了谎,催眠自己只有这么个妹妹,只有这一个妹妹一定要保护好她。

但林雅还是发觉了不对,在看见林安处理林维的东西是颤声问他在做什么,林安下意识丢出一个硬物,砸到了林雅的胳膊。

第二天林安很快地买来了摄像头,不让林雅上学也不让林雅出门,把电话放在高处,边拖人找了个新房子。

之后的事情就是林安带林雅出来买东西,林雅见机逃走,发现了穿着警服的黄少天。

07

“那首歌你后来听了吗?”喻文州问他,他已经很久没说话了,抿唇的时候样子十分冷峻。

黄少天似乎是在想事情,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微皱眉问他:“什么?”

“少天,你在想什么?”黄少天的刘海有点散乱,喻文州下意识去帮他整理,轻声说,“我过几天就要走了。”

“几天?”黄少天抓住了他整理完自己头发的手腕,没有放开。

喻文州轻轻地笑起来:“你是舍不得我吗?”

意外地,黄少天肯定了地嗯了一声,直直地看着他。

很想说话,又想了一下才说:“那首歌我听了,我忘不了你。”

这么前言不搭后语的两句话,喻文州却听懂了。

“那就不要忘了吧,少天。”喻文州凑近他,在他的嘴角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他是在说,我们在一起吧。

不管什么一期一会,我不要忘记你,我也忘不了你。

End

黄少天在警局看见林雅乖巧地坐着的时候心又疼了起来,他不知道这么小的一个女孩,要怎样接受弟弟和哥哥都离开自己的事实。

他走过去,轻声问她:“你饿了吗?”

林雅摇摇头,见是他,又抿嘴笑了一下,说:“谢谢你,警察哥哥。”

黄少天没想到她已经肯说话了,蹲下来问她:“你想吃糖果吗?”

黄少天给了她几颗彩色包装纸的水果糖,她小心翼翼地留了几个在口袋。

“给谁的?”黄少天问。

“给哥哥的,那个警察姐姐说我等一下还可以见哥哥一次。”林雅眨了眨眼睛认真地说。

“你……不恨你哥哥吗?”小孩子可能还不懂什么是恨,黄少天迟疑一下,林雅却摇摇头否认了。

“哥哥很辛苦,我很爱他,但是他做了坏事。”

如此率真的情感,反而让黄少天没有了话。喻文州去买早餐了,黄少天摸摸林雅的头,想起了那首《一期一会》,于是他弯着嘴角说:

“小雅,以后的日子里,不要忘记笑哦。”

—————
*《一期一会》
有的人急着赶路
有的人泛着泪光上了路
我不会忘记 即使远离了你
即使相处的日子很短 即使缘份浅短
请不要忘记 比起我
你自己的笑容更请你不要忘记

谢谢 @口戛口戛口戛 的彩虹色头发小孩,那我回赠你五个童话好不好?👸

绝世没出息就是我…
想给朋友发个歌单,结果发现很久以前关注了她的账号,就给她发了过去
没想到她不像以前那么按时睡觉了,很快地回了,但是她不知道是我
我想了好久,最终想起这个歌单里只有三首新海诚作品里的歌
是真的很好听,我没有说谎的
她说好,让我想起了我最初表白时换的QQ签名

上次这篇>你是我的小情人里,说自己女儿是自己的小情人,要在七夕送他花的隔壁班主任……其实就是我的班主任……他好浪漫啊,明天还请假陪他女儿去玩……

“说好陪你去玩,就是旷课我也要陪你去玩!”

妈耶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88,哭了

最终结果是今天上了两节数学课,他要带他女儿去哪玩,我也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