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色入画🌸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我好辣鸡啊——只想看神仙写文——

为什么


黄少天的眼蒙上一层疑惑的灰,无意识地轻锁眉头。

答案像是与之捉迷藏的影,昏暗无光处就像是鬼魅一样走在眼界的边境,让人捉不住地烦躁起来。

光。

要是有光就好了。

他挠了挠手背上的伤疤,快好的时候总是很痒的,喻文州拉开他的手,怕他再次挠破伤口。

但他没有松开他的手,而是用自己温热的手心包裹了他骨节凸起的手指。

黄少天没有挣出,只是望向喻文州深的像是一谭汪洋的眼。

眼神有点空洞了,他像是在问喻文州,却又像是在问自己。

他喃喃自语:为什么?

汪洋起了波澜,从语言投下的石子周围一圈圈地漾开,转眼扩大到了整个海面。

喻文州轻吸口气,握紧了黄少天微微发着颤的手指。胸口翻腾的语言像丝线缠绕成结,它们中,没有一个是答案。

为什么呢?喻文州也想问。

那些肆意骄狂的青春年华,在记忆里褪下了鲜艳靓丽的颜色,像是被水泡地发了白,让人不禁有了那是真实存在的吗的疑惑。

他就要走下那个舞台了吗?

可是为什么呢?

黑。

只是一片的黑。他看不见光,便看不见答案。那像是鬼魅一样的答案。

喻文州给了黄少天一个拥抱。

是温暖的,具有强大力量的一个拥抱。

他说,不为什么,少天。

不为什么,那舞台上的光本就不属于我们。

黄少天的鼻头酸涩起来,那他这十年来为的都是什么呢?

但是啊……喻文州扶着黄少天的肩膀说,就算本不属于我们,我也要这光——

我也要这光最后一次照耀我们蓝雨的利剑。

不为什么,我就是要这光,为你加冕。

#喻黄职业更衣室#企划招募

平行世界里的他们,会在哪一刻感到怅然若失,会在哪片人潮中追寻着一个未知的存在,又会在遇见彼此的那一瞬有着怎样的心音?

知名不具:

*由于众所周知的限流,拜托大家小蓝手推荐一下(✪▽✪)


  


  如果两年前的盛夏,喻文州和黄少天没有踏入蓝雨青训营;或者更久的过去,他们与荣耀世界擦肩而过……


  那么如今的他们,未来的他们,又应该是一副什么样光景呢?


  假如这个宇宙有平行世界,他们又应该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开启怎样的人生?


  欢迎开启各位喻黄职业更衣室——


具体时间:


  从1月10号开始,到2月8号结束。总共三十天,每天下午2:10掉落一篇,日期自选,先到先得x


限定条件:


  1.职业限定:除原著向电竞选手外任何职业。职业限定是,单角色职业各不相同。举个栗子,比如说已经有人报了鱼是医生(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再加的人,在设定了鱼就不可以再是医生,但是天天还可以是。


  2.时代限制:现实前后两个世纪,即,1900s-2100s左右,未来的职业&世界观不能过于架空。


  3.结局不限,he、be、开放式结局皆可~
  
  4.文手字数要求3k+,画手若单图完成度要求上色。无论文画最好能都体现出职业特色来(认得出来是干啥的~


审核条件:
lof带喻黄非黑遍同人作品链接私信我( @知名不具 )或者 @+CEZZ+  @白桦林 报名审核,禁抄袭,禁已发出旧文旧图顶替。


  


  ——我们坚信:唯一不变的是,无论在哪个世界,无论何种职业,喻黄终会相遇、相识、相知、相恋……


  


  

窗.外星人


这是我和“外星人”的窗户。

“外星人”有一双外星人的眼睛,能够透过窗子看到漫天的星子,无论昼夜。

“外星人”说在她的星球——AFd39星球上,虽然地上皆是荒漠戈壁,但抬头却能看见最璀璨的星空。

她说最近能透过窗子看到的星子越来越少了,月亮也无声地躲藏起来,黑暗的天空一片寂寥。

昨天她办理了转学,听说她的新学校能透过窗子看到满天繁星。

我忘了问她有没有见过水蓝色的天空,与洁白柔软的云朵。但我现在抬头,竟看见了她所能看见的星空。

是我眼花了吗?

                         2013.10.12

【喻黄】霸道喻总搞上我R

考试成绩出来了,愁极驶得车遣兴
大概是个夜总会老总喻×侍者黄,不过车这种东西嘛,写完自己都不知道写了什么——

天天:我爱的是你的钱!

鱼鱼:没关系钱已经是我的一部分了,你喜欢我的钱就好。要不要给你加工资?还是直接包养你?你选一个?

不过最终一了我写西湖黑化醋鱼的夙愿!(不怎么黑)话不多说请上车!

微博图片:https://m.weibo.cn/5100076818/4291931691184129

百度网盘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dsg6kMCyQkoolGKodg3VsQ æå–码:z103 

关于恋爱天平

在修文,暂时不更

后面内容不多 会全部写完了再放出来

谢谢大家,【鞠躬

【喻黄】记忆花环

启发于星球设计师:请先看这个浪漫的星球

我的外公说,外婆吃完晚饭后在庭院里坐了一整夜。

/

风裹着成熟果实的香甜气息,从开了大半的车窗吹进去,乱了他的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果园里温暖的颜色又让他想起了那个有着耀眼黄发、笑地极灿烂夺目的人。

远处有翩翩展翅的蝴蝶,他却下意识地伸手护住脑后,以免层层花瓣间的花粉被携去。

驾驶座上的叔叔从后视镜看到后哈哈大笑起来:“文州啊,怕什么,丢点记忆又不碍事!况且还有几率能得到陌生人的记忆呢!这是它们对我们的馈赠啊!”

喻文州转头对叔叔的背影安静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在这个星球上,得到或是失去记忆根本是稀疏平常的事——他只是不想失去那人的记忆罢了。

“不过说着不碍事,隔壁牧场新雇的一个小伙子听说是没多少记忆了呢。”叔叔从后视镜看了一下喻文州的反应,继续说,“似乎这几年都是在到处流浪,不知道从哪里来,也找不到家人……这记忆没了,有时候倒还是蛮麻烦的,是吧?”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忽而问道:“他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

“啊?”叔叔一愣,“我没见过,不清楚。”

期待如同被风吹了散去,他偏过头去看那只远去的蝴蝶,它震动着翅膀轻轻落在了一个青年的指尖上。

“对了……”

喻文州把头探出去,恒星落得快,余晖落在那人的身上踱出一层金色的边。尽力地看去,只隐约看见了他唇边的笑意。

蝴蝶飞去,他就收回手抱住牛皮纸袋,转身消失在果树间。

叔叔说道:“他好像来过一次,你阿姨提起过,他的发色和橘子很像——”

喻文州最后看见的,是耀眼又悲伤的金色玫瑰。

那样颜色的玫瑰,似是注定了他的漂泊无依。

//

喻文州坐了一下午的车才到叔叔的果园,他应该洗个热水澡就上床好好睡一觉,但他一闭上眼,就浮现那个被恒光亲吻着的笑容。

那个侧脸渐渐地和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叠在一起,成了一个紧密契合的鲜活整体——

喻文州不是没有意外得到过别人的记忆,但午睡后就发现后脑新生出了许多花瓣的情况还是头一回。他扶着额头,似是遗失了一点童年的记忆,却也因此得到了几乎一个人从能记忆至今的所有回忆。

他的大脑——蓝色的玫瑰花迅速被处理着新得信息,心脏便极速跳动着制造血液以弥补大脑活动的需求。在一阵头晕后,脑海里呈现的第一个清晰的记忆节点,就是一个少年对着清澈溪水伸出手,舀起一捧水。手的搅动让平缓的溪水漾起一圈圈的波纹,而倒印其中而被扭曲的,是一张英气蓬勃的脸——他正笑着,弯着的眼睛闪着点点的亮光,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眼角眉梢都带着具有感染力的笑意。

他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就这样对这份如同天降的记忆的主人,一见钟情。

一种执着的肯定缠着喻文州的思绪,他这几年来日日都在追寻着这个人的存在,好在他患得患失的担忧并没有发生——那个人还好好地活在这个星球上,而且就在离他不远的牧场里。

喻文州睁开眼,漆黑的天花板被撒进屋子的月光照亮了一角,他就着窗外的虫声幻想着那个人放牧的样子。

一顶遮晒的帽子随意地扣在头上,恒光照耀下的发色愈发地璀璨,他悠闲地架着一支长杆,嘴里或是哼着小曲或者咬着一根青翠的草叶,他扬起头惬意地享受着这样美好的时光。远处的绵羊像是草地上柔软洁白的云朵,让他想躺在上面睡个舒服的午觉。但他一靠近羊群,领头的羊就有灵性地对着他咩咩叫起来,似是洞悉了他的想法,就连牧羊犬也汪汪叫起来。一下子,山坡就热闹了,暖风吹到他的脸上,痒地他伸手挠了挠,放弃了在羊身上睡一觉的想法。

金色玫瑰只好贴近大地,嗅一嗅这土壤的气味。

///

喻文州醒的很早,天光未亮,他光着脚下床,拉开了薄薄的窗帘。

后脑的花瓣整齐地排列着,他觉得脑子非常清晰。叔叔的屋子在半山腰,他的房间又是在顶楼,整片果园的风景一览无余,包括远处青草遍地的小山坡。

他心脏跳动的速率渐渐快起来,大脑只是在传递这么一个消息:不要错过!

对,不要错过。喻文州有些急切地抓过衣架上挂着的外套,只是套在睡衣外面就出了门。按理说,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应该穿得至少整齐得体点,但喻文州怕再耽搁一会儿,那个坐在树枝上的人就会消失不见。

他自己想着也觉得有点可笑,他这是怎么回事,真是太不像冷静理性的喻文州了。

“喂,下面那个,你是谁?”树枝上坐着的人晃晃腿 冲喻文州说,“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啊?”

喻文州对这样清朗的声音又惊又喜,一是没想到他会先和自己搭话,他一路急匆匆地赶过来都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二便是觉得他的声音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清澈,而又蓬勃有力。

“我叫喻文州,”他站在树地下仰头看他,微笑着回答说,“这个果园的主人是我的叔叔。”

“哦……哦,这样啊——”他一手撑着树枝,微微俯身,对喻文州说,“不好意思啊,我没有记忆,不能和你交换名字。不过你可以叫我夜雨,大家都这么叫我,因为我只要一想看月亮就会下雨,哈哈哈,是不是很惨?”

喻文州点点头,心脏有力地跳着,然后念出了那个在他心头盘旋了多年的名字:“黄少天。”

“什么?”正笑着的他没反应过来,笑容还挂在脸上,像是带了满身的恒光。

喻文州大胆起来,微笑着和他说:“你叫黄少天。”

“啊、这…”黄少天眨了眨眼,嘴唇微张,显然是不知如何反应了。

喻文州看着他从树上跳下来,走到他面前,惊喜地问他:“这是我的名字吗?我自己的名字吗?”

喻文州肯定地点头:“三年前我得到了一个人近乎所有的记忆,我觉得,那个人是你。”

“啊……”黄少天挠挠头,“那,那我有没有结婚?或、或者说我有没有对象啊?”

喻文州微怔,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摇摇头说没有。

黄少天如释重负地拍拍胸口说:“那就好那就好,没有成什么辜负女孩子一走了之的绝世渣男……不过就算有也不能怪我啊,我也不想丢掉记忆的,是吧?”

见喻文州点点头,他又好奇地问他:“那我丢掉记忆之前去了哪里?我是怎么丢掉记忆的?那么多的记忆啊!我不会是掉进蜜蜂窝了吧!”

喻文州被他认真的表情逗笑,裹了裹身上的外套,想了想说:“你去了酒吧,在回家的路边睡着了……”

黄少天张口结舌,竟然是因为喝醉的原因吗!这也太……!

“一喝酒成千古恨……我再也不喝酒了……”黄少天满脸悔恨地长叹。

“你相信我?”

“嗯?”黄少天转头看他,退后几步靠在树干上说,“我没有记忆也没有钱,你骗我也得不到什么,我不觉得你会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

喻文州笑起来。

“诶,那你知道多少事,都讲给我听听吧!你知道我家在哪吗?离这里远不远?我爸妈长什么样?”黄少天激动起来,神采奕奕地问他。

“嗯……”他一下子问得太多,让喻文州不知先回答哪个。

“诶,先别想了!”黄少天转身麻利地爬回之前坐着的那根树枝,冲他招招手:“快上来!要日出了!”

他远望着天边金色的云,弯起嘴角,一会儿又垂首问毫无动作的喻文州:“你怎么不上来?真的很好看的!难道是不会爬树吗?”

被他的笑容感染,喻文州颇为艰难地上了树,坐在黄少天给他腾出的位置上。

恒光破晓,新的一天由这样的希望之光开启,黄少天看着哼起了欢快的曲调。喻文州侧头去看他,恒光温柔地落在黄少天的脸上,他正享受地笑着。

“很美吧?”

大多数人中,完全没有了记忆会在心理上感到很无助、没有安全感。但黄少天却不一样,他没有了记忆后,找回了自己快乐的笑容,脑后的金色玫瑰绽放地愈烈。

或许没有那些痛苦的记忆,是上帝对他的救赎。

“是啊,真美。”

////

“你在骗我吧,”恒星已经完全露出,黄少天晃着脚说,“我不是因为喝醉而失去记忆的。”

喻文州默认地笑了笑,那些记忆里只得零星的几点快乐,余下的都充满着命运般的悲凄。他不愿看见他再次失去那样的笑容,所以他说了谎。

“我也大概能猜到为什么,”黄少天很平静,“毕竟醒过来的时候身上都是伤,不像是喝了场好酒的样子。”

说着黄少天还笑了起来,伸手接住了一片落下的叶子。

“抱歉。”

“哈哈,有什么好说的,你又没有恶意,应该我谢谢你才对!”黄少天转头对他笑,而后问他,“我有家吗?”

喻文州的心跳起来,那个笑容……

“你是不是……还记着一些什么?”喻文州问他。

“是啊,”黄少天坦然地回答,“简直没有半点甘甜的童年啊……不过现在都过去了!我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

离别的时候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头,说:“还是忘掉那些吧。”

/////

喻文州睡不着,披上外套出去寻月,他已经在叔叔的果园里待了半个月,却还是记不清路。

远远地,有个青年坐在树枝上背对着他。

他仰头看去,金色的玫瑰盛放,月亮挣出乌云的束缚,撒以大地柔和的月色。

“看!月亮出来了!”那人兴奋地叫道。

喻文州觉得他是在和自己说话,但后脑的花粉里找不到半点与他有关的记忆。

“你是谁?”

“我……”那个人转过头看他,脸上带着富有感染力的笑容。

“我叫黄少天!快上来看月亮吧!”

晚饭轻轻吹过,月色下两朵玫瑰相对盛放。

FIN.

金玫瑰代表珍重祝福和嫉妒失恋;在西欧是不太好的颜色,所以文州刚开始认为少天一生漂泊无依。

恒星是为了替代太阳,结果又写了月亮…抱歉了这个bug不知道怎么改。

以及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感觉自己没有写好…

【喻黄】幸福

*一个番外,不看正文也行(毕竟正文还没写完)

//
喻文州找了许久,终于在背着阳光的角落看见了缩成一团的黄少天。

“少天?”

黄少天听出是喻文州,埋下了头,不回应他。

果然如院长所说的,黄少天现在很伤心。

“你有什么愿望吗?”安慰的话别人都说过了,喻文州便换个话题笑着问他,“说不定圣诞老人会帮你实现哦。”

黄少天埋着的头慢慢抬了起来,认真地想了想才说:“我希望我喜欢的人都能幸福。”

喻文州微愣,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会有这样的愿望。

他笑开:“我问的是你。你喜欢的人都幸福了,那么你自己呢?”

“我……?”黄少天眼神茫然又忧伤,他低下头,摇了摇,“我是被爸爸妈妈抛弃的小孩……我不会幸福的……我喜欢的人能够幸福就很好了……”

“可是少天,”喻文州蹲下来,揽着他小小的肩膀说,“我想让你幸福啊。”

黄少天的身子轻轻颤了一下,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温和的青年,他有一双柔情的眼睛,此刻正坚定地看着自己,许下了一个承诺——

“你愿不愿意让我做你的监护人?”他认真地说,“我会让你幸福的。”

“可是幸福……到底是什么呢?”

喻文州耐心地等着,却听黄少天出声问幸福是什么。果然还是孩子,喜欢学着大人的样子,说着半知半懂的话。

“幸福就是——”喻文州想了想,用孩子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说道,“就是你永远都不会再被抛弃。”

“我会永远保护你,不让你被坏人欺负;我会陪伴你长大,让你成为一个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小孩。少天,不要再伤心于沐橙已经被他哥哥领回家了。你也会有一个温暖的、属于你和我的家。

“我会给你的房间刷上你喜欢的颜色,如果你喜欢星空我就会每夜都陪你数明亮的星星,下雨了就在房间里打开星空仪;我会开车带你去很多好玩的地方,游乐园里的米奇和唐老鸭会拥抱你,送给你健康长大的祝福;我送给你甜甜的糖果和果冻,我的母亲擅长厨艺,她会做很多美味的点心蛋糕……我还会尽力满足你的愿望,如果你的愿望是让你喜欢的人都能够幸福,我也会和你一起去实现。

“少天都喜欢哪些人?”喻文州把话转回来,问他。

黄少天却还沉浸在喻文州给他绘出的美好未来中,许久才反应过来喻文州在问他问题。

他喜欢谁?

他喜欢孤儿院慈祥的院长,喜欢教他唱歌的老师,喜欢给他做好吃的阿姨,喜欢和他一起玩耍的小朋友,也喜欢门前那只小狗……他想让这些人都能够幸福。

但眼前的这个人却想要自己幸福,这是被抛弃的黄少天不敢想的,他真的会成为这么幸福的小孩吗?

“少天?”喻文州唤了一声走神的小朋友,来了这么多次,今天难得见那般活泼开朗的孩子,还会有这样脆弱无助的一面。让他不禁心疼又坚定了心——他真想要再看见黄少天阳光的笑容,他真想让他能够幸福。

黄少天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终于绽开了一个浅浅的,温柔的笑容。

他说:“文州,我喜欢你,我也想要你幸福。”

FIN.


换位思考

“你在做什么!?”旁人惊叫起来,她有点迟钝地抬起了头。

“我……”她转向那人的位置,眼神却是空洞的,她说,“我在换位思考。”

温热的血从指缝漏下去,低落在地上就绽开一簇艳丽到极致的花朵。

她牵扯一下嘴角,做出个鄙夷的表情,垂首看那个犹在掌心跳动的心脏。

“换做是我,也不会要这么肮脏的东西。”

洞开的胸腔奔涌出大股大股的血液,挥之不去的血腥味狡黠地钻进鼻子。

心烦意乱,头脑发晕——想要呕吐。

他也是这么想的吧?

所以她的手一松,可怖的心脏就滚落在地上,粘上了尘土。